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八十九)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八十九)
作者:海云千里

第189章、就跑出来一个人?

一大早,春生就起来了,丢了魂一样院里转到街上,街上又回到院里,然后蹿到房上。

上了房,在房上光听到了噼哩啪啦的放鞭炮一样的枪声,听了半天也听不出个门道。

又从房上下来,来到门外的街上,这时,枪炮声已经移动到了西南的方向。

跑出去了?鬼子追上去了?又是一连串疑问。

在院子里没看见春生,秀子从家里找了出来,“你今天这是怎么啦?那么早起来,魂丢啦?”

春生答非所问,“你听,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

“你听呀!”春生支楞着耳朵一边听一边说。

秀子看春生听的仔细,也侧耳细听,哟,果然响枪呢,砰砰叭叭的,很远的地方放鞭炮一样,很是热闹。

像是远处谁家死了人出殡时候的那种热闹的鞭炮声,但出殡是要吹唢呐的,此刻的鞭炮声里显然没有唢呐。

还真是第一次听见这么热闹的枪声,心里有种毛碴碴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种躲无可躲的感觉。

秀子直接无语地白了春生一眼,真是的,你是惟恐天下不乱啊,这么危险的事你也当热闹看!

……

听了一会儿,还是听不出门道,春生就对秀子说,“你回去和娘做饭吧,我去问问大伯,看今天还修场不。”

这都打起仗来了,还修什么场啊!

如果不修的话,他想过去看看,看看能帮江叔叔他们做点什么。

来到前院大伯家,大伯正在院里收拾农具。

“大伯,你听,那边打仗呢。”春生对大伯说。

“嗯,听到了。”大伯淡淡地回了一声。

“那,咱今天还修场不?”

“修啊,又不是咱们打仗,眼看麦子熟了,不修咋整?”

大伯停下手里的活,看了看春生,那眼神似乎在奇怪春生怎么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那,我回去吃饭了,吃了饭就干。”

“别等吃饭了,趁凉快先干一会儿。你去家里拿上铁锹把地方先平一下,我让明明背上捆陈麦秸。”大伯嘱咐道。

“行!”春生答应一声回家了。

地都不多。

春生小的时候,他大伯作为他娘的大伯哥,也是避嫌,在农活上没有太深的合作。

玉来一个弱女子,种的本来就少,也长的不好,就那么一把,在院子里就弄了,所以不用修场。

这些年春生回来了,也是种庄稼的好身手,院里肯定是不行了,所以一直和大伯家合修一个麦场,就在他们两家的西边不远处的一块空地。

 

从早起开始,砰砰叭叭的枪声几乎没有断过。

一开始在正南方,然后到了西南方,后来,仙公寨的后山上也响了起来。

这座后山,实际就在他们村的西南角上,与他们村的山是连在一起的。

翻过仙公寨的后山,就进了他们村的地界了。再往里走一走,是一个叫作苇席沟的地方,那里树木苍郁,芦苇丛生。

每年的端午节包粽子,春生没少去那里打粽叶,所以对那一带,还是很熟悉的。

枪声从仙公寨的后山,渐渐地,就移动到了那一带。

这期间,隐隐约约、零零星星的枪声,就没有停过。

从那里再往东顺着小河沟,就到了他们村的村西。

 

半前晌的时候,他们爷几个已经在要修的打麦场上垫好黄土平整了。

任枪声不断响起,赵大伯却是始终不为所动地该怎么干活就怎么干活,似乎这枪声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与在场的他们这些人没有丝毫关系。

这定力!

春生不断地拿眼偷瞄大伯。

正在往土上泼水铺麦秸,准备轧实时,就听得枪声往近处来了。

不一会儿,枪声停了。

枪声一停,春生就警觉起来。

至于为什么警觉,连春生自己都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上次他救江伍时,枪声一停,春生就发现,江伍没子弹了。

枪声停了没多久,从西边河沟里爬上一个人来。

春生一见,禁不住低低地“哎呀”了一声。

来人是他见过的副县长杨光耀。

春生心里顿时毛了。

怎么就一个人?江大哥他们……都被打死了吗?难道,就杨县长一个人跑出来了?那,一早上的枪炮声,就打他一个人的?

春生忽然有一种悲怆的情绪涌上来。

正在心情特别不好时,一阵吆喝声从堓子下面的河沟那边传了过来。

“快,他没子弹了,抓活的。”

“别打枪,太君想要活的。”

“站住,不站住就打死你了!”

只听得见咋呼,看不见人。

那些人,此刻还在河沟里面。

显然,杨县长比他们跑的快一些。

不行,得救他!

春生心里这么想着。

可是,怎么救啊?

让他进家,万一被人发现堵到了家里,就……全完了。

可是,不进家,去哪里才能躲过去?

耳听着咋呼声就到了堓子下面。

不知是杨光耀没认出春生,还是不想连累他们,在这危机时刻,他没答理春生,却还在纠结要往哪里跑。

好像是,想要进村的。

着急的春生突然灵机一动。

也顾不上跟大伯招呼了,直接冲杨招手,“快!快过来!”

杨迅速来到春生身边。

春生随手摘下自己头上的草帽扣在了对方头上。

“快,脱衣服!”

春生一边脱自己的上衣,一边让杨也把上衣脱了。

杨光耀换上了春生的衣服。

而春生自己则光了膀子。他没穿杨光耀的衣服,而是把他已经没了子弹的枪和衣服卷把卷把藏在陈麦秸里,又顺手抱起一抱麦秸扔在杨的身上,说:

“快,快去抱麦秸往场上撒。”

杨光耀什么人啊,转瞬就笑了,上前就抱起陈麦秸往场里走。

此刻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杨光耀头上的破草帽顶着几根麦秸,怀里还抱着麦秸,满头大汗,俨然一个老实巴脚的庄稼人在卖力地干活。

追上来的那几个伪军一瞧,咦,目标呢,跑哪了?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八十八)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九十)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