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九十)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九十)
作者:海云千里

190、谁说与我没关系

见没了他们的目标,几个伪军就往修场的这边走来。

“喂,干活的,你们看见没看见有人从这里跑过?”

春生一听这些人问话,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大伯、明明哥,你们,可千万千万别多嘴啊!

在场的赵大伯刚刚颇有定力,是因为他觉得那场仗与他们自己没有关系,可是眼见着春生这个惹事的小子,把他们这几个局外人硬生生给拽了进来,原来的那种定力便荡然无存了。

此时赵大伯和春明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也不敢看杨光耀,只假装没听见对方问话,低了头不停干活。

“是聋啦还是哑啦?没见问你们话吗?”一个鸭子嗓的伪军叫道。

春生见大伯和春明都不言语,松了口气,就怕他们把杨县长指认出来。

春生停下手里的活计,看着他们,“你们,是在问我们吗?”

“是啊,你们看没看见一个拿枪的人从这里跑过?”另一个面目看上去比较和善的接上了话。

“拿枪的人?没注意,倒是刚有个人从这里跑过去了,拿没拿枪没注意。”春生说。

“看见往哪个方向跑了吗?”

“哦,这倒也没太注意,好像是往那边跑了吧?是不是进村了我不知道。”春生往南边的方向呶了呶嘴。

那个鸭子嗓骂了句,“妈的,跑得挺快,追!”

……

春生见几个伪军跑远了,赶紧从麦秸堆里抽出手枪和衣服交给老杨,并顺手从老杨头上摘下自己的草帽戴上,使了个眼色,“这位大哥,你快走吧。”

老杨会意地点了点头,“好,谢谢大兄弟了。”说罢利索地脱下春生的衣服还给春生,然后迅速往伪军去的相反方向跑去。

 

几个人这才长出了口气。

赵大伯心有余悸,“好小子,胆子不小啊?!”

“咳,我也吓得不行。”春生擦了把头上的汗,是真吓得不行。

“吓得不行你还救,又不认识。这不找事吗?”赵大伯口气里很有些埋怨的成分

“可是,人家是替咱打鬼子的,不救怎么行?”春生同样心有余悸,但还是嘴硬。

“替咱打鬼子?他替咱打什么鬼子……鬼子?谁是鬼子?”赵大伯好奇地看着春生。

“这不明摆着吗?他要不是打鬼子的,那伙人追他干嘛?”突然觉得有些失言,春生愣了愣,“谁是鬼子?洋兵不是鬼子吗?”

“你怎么知道洋兵是鬼子?”

是啊,鬼子这个称呼,在这里人们还没有听说过。

“咳——”春生脑袋瓜转了两转,“我媳妇他们那里,都叫洋兵是鬼子。”

“可是,他打不打洋兵,与咱有啥关系?我跟你说春儿,以后,少管这些闲事知道不?那洋兵也没长你也没短你,打不打洋兵,碍你蛋疼啊?”赵大伯板着脸唬了春生几句。

这就是当时这一带老百姓对抗日的态度。

抗战刚开始的时候,普通老百姓就这样。

还没有被侵略者糟害的时候,谁都不认为这抗战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江伍上次历险,一天一夜几乎滴水粒米未进的原因。

在当时这样的山旮旯里,没有人会自觉地去帮助一个,在他们看来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实际却是在为他们、为家国舍生忘死拼命的觉者。

群众基础,确实是太差了。

大清帝国积贫积弱太久。

百姓又被所谓的封建正统愚昧麻痹着,朝廷生恐他们明智而觉醒。

普通百姓,甚至连个读书认字的权力和意识都没有,又哪里懂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道理?

好不容易有民国了,但军阀们光忙着混战圈地盘了,谁肯理会让百姓明智和觉醒的事情?

不过,当赵大伯说出刚才那番话时,春生不干了。

“谁说与我没关系?”

春生立时跟大伯较上劲了,“你不知道啊大伯?我丈人丈母都是洋兵给害死的。别人管不管我管不着,反正,只要是打鬼子的,就是在替秀子报仇,我肯定是要管的。

哦,对,可不是嘛,自己的侄媳妇是和洋兵有仇的。赵大伯突然想了起来。

可是……

“可是,春儿,”春明戏谑地说,“要不是人家洋兵把你丈人丈母杀了,你还娶不上秀子呢。”

“我靠,明明你这叫什么混账话?你怎么知道有我丈人丈母我就娶不上秀子?就算有我丈人丈母,秀子也一定会跟我的我给你说。再说了,我娶上娶不上秀子,和他们杀了人家秀子的爹娘不是一码事好不好?

话说虽然春明比春生大一点,但一直在一起和振生他们滚打摸爬地长大,春生还真没叫哥的习惯,这家伙总是直呼春明的乳名。

对春生的不礼貌,春明倒也不介意,他担忧地说,“可是,我觉得春儿你今天做的这事真有点玄。”

“玄什么?”春生不解。

“别再让人给你捅出去。”

“捅出去?谁捅?是你捅?还是大伯捅?我们这里,还有什么人?”春生瞪大了眼睛。

“我和你大伯肯定不会,就怕别人看见了,那就保不准了。”

“我靠,谁看见了,这周围,还有谁?”

春生吃惊地四下看了看,这周围,还有别人?

“春儿,你哥刚才说的有道理啊,以后做事,可不能这么愣怔了,万一让人知道了,这是掉脑袋的事情。”

被春生呛呛了两句、一直觉得有些理亏而沉默不语的赵大伯,一说话就说了句很糟心的话。

呸、呸!

乌鸦嘴!乌鸦嘴!

可是,再呸呸,也没用了。

这次,还真让这爷俩的乌鸦嘴说中了。

春生,因为这件事,当天下午就让人找上门来了。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八十九)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地下的草根(连载一百九十一)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