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秋天的苍蝇
秋天的苍蝇
作者:吕瑞杭

秋天的苍蝇,很猖狂。

生活在乡下和县城的人,都这么说。

苍蝇是个让人讨厌的东西,它不仅打搅得让人无法休息,还是传播疾病的疯狂高手。

苍蝇、老鼠、蚊子,都为人们所憎恶。

在乡下,窗户不严实,门帘常掀起,苍蝇无处不在。厨房的锅碗瓢盆、睡觉的枕头、盛放衣服的衣柜,到处都有它飞舞藏身的踪迹。苍蝇是个狡猾的东西,温度稍高,它就找凉爽的地方;凉风一吹,它又专门钻门缝、找炕头等温暖地带。它们嗡嗡嘤嘤地飞舞着,让人防不胜防,躲避不及,有时还会在人们身上取暖,厌恶之极。随手拍下去,感到疼痛时,它早已逃之夭夭,落在别处望着你,幸灾乐祸,余下的只是自己生气、懊恼。

秋天的苍蝇虽然不像夏天的活跃、聚堆,可它仍会乘人不备留在楼道,伺机开门入侵,在客厅、卧室、厨房侦查一番,最后居然找到阳台去栖身。那里不仅人员稀少,还有阳光惠顾,难得的温床。倘若在阳台小憩,它便会飞到身上骚扰袭人,不得安宁。

吃饭时掉在地上的米粒、馒头渣等都会成为苍蝇的美食。有了力气,温度适宜,苍蝇就到处飞舞,传播疾病。经研究发现,苍蝇能携带60多种细菌,一只苍蝇的体表可沾有百多万个细菌,最多的可携带五亿个左右。苍蝇携带、传递的病原体很多,能传播痢疾、伤寒、霍乱、脊髓灰质炎、结核、沙眼、肝炎、寄生虫病等多种疾病。这就是人们痛恨苍蝇的主要原因。

苍蝇乱飞,东奔西窜,让人生厌。倘若用苍蝇拍击之,它如精灵一般敏捷,飞躲在天花板上,看你够不着挥拍舞动的笨样。

自认为苍蝇是短命的。深秋,看不到它的踪迹,也看不到它的身影,或许它自知气数一到,一命呜呼。不曾想,暖气一供,销声匿迹的苍蝇神不知鬼不觉般在温暖的室内乱舞,比秋后的蚂蚱还有能耐。冬天,也曾在阳台的犄角旮旯发现不少苍蝇的尸体,轻飘飘的,笤帚一扫飞起老高。

中秋节与朋友小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在兴致上,不知道是谁从一锅美味汤中捞出一只苍蝇,搭在锅沿。热闹的气氛顿时大减,食欲全无。对于苍蝇的来源产生了分歧,餐馆、空中、恶作剧,主仆各执一词,一时间清官难断家务事,搞得一场盛宴不欢而散。

秋天的苍蝇虽然不再成群结队,但无孔不入。它存于世间,是一种幽灵,杀不败,拍不完,喷不净,粘不尽……是与人类进行长期战的另类。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闲话电话(随笔二十)

[上一篇] 琉璃咯儿嘣儿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