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银杏树黄了
银杏树黄了
作者:刘兴国
散文 银杏树黄了

       银杏树黄了。小区和公园里耸立一株株黄金树。金黄的叶子,白皙的干,最美莫过于它的组合。秋天里的美,美的胜过姹紫嫣红。

       走过银杏树遮掩的小径,微风吹起,一树树金叶像千万只小鸟缀在枝头蹁跹。远看是一幅画,近看像一首诗。

       公园里, 一片银杏树围成一个圆,当中一个沙池。旁边是一座矩型凉亭,每天有娃娃在沙池里玩,沙池成半圆型,里面白沙如鳞,闪耀熠光,婆婆和年轻妈妈们一边看娃,一边议论银杏树的美。

散文 银杏树黄了

       上午九点,阳光暖和,有几位老人来这里练歌,有的拉手风琴,有的拉二胡,有的拿麦克风演唱,凉亭变成一个舞台,大家好像谁也不在意影响谁。这时的银杏树变成最好的听众,静静地站着,一树树小叶子如乍开的耳朵,倾听这些老人从心灵深处流出的音乐。偶尔,一片叶子从树上飘下来,如蝴蝶般可爱,地上已经落下一层。脚踩上去没有一点声响。银杏树的叶子好像是不会枯的,它们的“枯”比不枯更好看。其它树不能比。

       银杏树好似经历了一次”幻化”,从春天一树碧绿,变成秋天一树金黄,实现了一个美丽梦想,所有的风尘洗礼和日月点化浓缩进金黄的质地。脱掉青春的外衣,坦露出生命的黄金,人们喜欢它这种变化,尤其在老年人看来,这样的人生才是可贵的。

散文 银杏树黄了

       最初认识银杏树,是在中原旅游的寺庙道观里,它的巨大和百年老松同样遮天蔽日,便得了一个大名:百年银杏。其实银杏树的寿命何止百年,活过五百年六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比比皆是。受僧道之爱,奥秘也许就在这里。

       松柏生阴,银杏向阳,一阴一阳,皆合万物之要义。

       银杏树叶落了满地,捡起来细看,形似一柄小扇子,又如贝壳,其美有色,其贵有形,难怪画家珍爱文学家钟情了。

       郭沫若先生在《银杏》一文中写道:银杏,又称公孙树,雌雄异株,美观长寿,叶子形状象打开的折扇,果实可食,也可入药。又道:一般人并不知道你是有花植物中最古的先进,你的花粉和胚珠具有着动物般的性态,你是完全有人力保存下来的奇珍。堪称中国的国树。

       一言道尽了银杏树之宝贵。

       丝弦歌声盈耳。

散文 银杏树黄了

       几个年轻妈妈和婆婆,一边看娃,仰头望着银杏树,偶然发现一棵挂满一串串银果,大呼:瞧呀,挂果了,熟了。便有人用脚去跺,落下十几枚银杏果。有经验的婆婆捡起来,说,拿回去炖肉,珍惜地搁进衣兜里。满园的银杏树在阳光下的微风中漾起一片波澜。

       现在银杏树好像没有郭先生讲的那样珍贵了。城区里,街道旁,公园内到处可见。也许正因为它有“国树”的美称,人们才十分钟爱。大量培植,美景饱人眼福。

散文 银杏树黄了

       走出公园一段距离,再望银杏树,宛然成林,金黄一片,上面是高高的蓝天,一群白鸽响着鸽哨飞过,感觉这样的秋天真是千金不换哟!

       记得去年秋天,北京某公园发过一道指令:教公园员工暂时不要清扫路上的银杏叶,让它多保留几天,供游人欣赏。厚厚的银杏叶铺出一条黄金道,人们走在上面指天画地,游兴浓到十分。

经过一座宽大的办公楼,围墙里几十株高大的银杏树,挂满了果。一嘟噜一串的银果毫不掩饰它们珍贵的形姿,鼓凸凸地外露着,竟有数粒熟落在墙外,我捡起来捧在手里,想,就利用它的药用价值做一锅美味的汤,使这个秋天从外到内充满浓酽的福气!(关占彬,系高邑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2020年10月22日

散文 银杏树黄了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情系马拉松

[上一篇] 高邑半马、梦想跑团与我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