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冬月腊梅傲枝头
冬月腊梅傲枝头
作者: 马占顺
       近日从朋友那儿得知,北京西山卧佛寺的腊梅又开了!
       在百花凋谢之际,惟有这腊梅生机勃勃,迎着强劲的大风,傲然挺立在冰冷的世界里。
       也是在几年前的这个寒冬的季节,我来到北京的植物园,也见过无惧严冬的腊梅。
       记得在数九隆冬、地冻严寒,这傲寒而放的腊梅,开的竟然那么鲜明、傲气。股股香气,沁人心脾,真是天下一枝独秀!我想这就是王安石所说的那“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场景吧。
       腊梅的花是黄色的,花苞和花的个头都不太大。小黄花开放后一朵一朵静静地镶在树枝上,好像是在排着做广播体操的队形,之间都拉开了距离。这腊梅花黄的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柔美,犹如刚刚孵化出来的小鸡一样的,嫩黄的绒毛裹满了全身。腊梅花的身旁没有绿叶的陪衬,也没有彩蝶和蜜蜂的飞舞,这寒冬的孤独越显示出它的高傲!
       我看到阵阵的寒风吹过,让腊梅的花瓣不停地抖动着;我惊叹在所有花朵都败落的时候,腊梅的生命会是如此的坚强!
       记得离着老远我就闻到了腊梅的花香。
       真是这香气的味道,诱惑着我来到枯枯的腊梅树前。用睁大的眼睛看到,眼前的腊梅花,一朵一朵的在寒风中摇曳并散发出阵阵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心花怒放,既使闭上眼睛,沁人心肺的香味也能停留在自己的鼻前,让我久久沉醉在这腊梅花的香气包围之中……
       这几日,寒凝大地,正是迈入“三九”天的隆冬,喜闻腊梅盛开的消息,又让我心头一惊。
       我想这腊梅它顽强地开出一朵朵美丽的黄色小花,真是“三九”严寒何所惧,冬日傲立枝头中!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严肃老师作词的《红梅赞》。这首歌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唱响的。“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后来《红梅赞》就一直流行在祖国的大地上,在人们中传扬。
       中学后我当了兵,老连队的排长是位四川人。晚饭后他在看看戴在手腕上的钟点时,嘴里常常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红梅赞》这首美妙的曲子。有一次我与排长饭后一同迈出食堂的门槛,他嘴里又响起这首歌的声音。我问排长:“你咋老哼哼这首歌啊?”排长看我挺认真的,就说:“这是写我的家乡啊,也是写我心中的英雄!”我想这位比我大不了两岁的单身排长心中真有一股英雄军人的劲头。
       排长始终认为这首歌是歌颂他家乡的英雄(那时重庆市还属四川省)。虽然我的排长哼出的调子可能都跑出了十多万里,可他习惯地哼哼这首歌,从中可看出他对家乡的爱、对英雄的赞!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要知道腊梅的香气不是其它花能媲美的。
       ——百合、菊花的香,似乎太淡有些隐逸;
       ——茉莉、槐花的香,感觉太浓有些硬气;
       ——至于玫瑰、牡丹的香,似乎又太华贵了。
       我说只有腊梅花的阵阵暗香,能使人神清气爽!

       2021年1月9日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窗子和窗花

[上一篇] 人生价值/刘福田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