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农人乐
农人乐
作者:德勤

      玉米扬花出须,棒子灌浆的时候,特别需要雨水的助力,如果天公迟迟不到,农民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浇地。只要水泵不停地运转,农民就手忙脚乱,水里来泥里去不得一点空闲。 

       昨天刚刚歇下来,今天一大早阳光照在村里的田间地头,也照亮了村委会的一片活动场所。这里石灰地面平平整整,几种运动器材,几把铁凳子,一座休息的小亭子,靠边的地方还有一个雕花的石头圆桌,围着几把石雕凳子。石桌边围着一群村民,坐在中间儿的是村里的老张。还有几个坐在靠边儿的土地上坐着。只听见他们嘻嘻哈哈,十分快乐。凑近一看,侧耳倾听,我也不由得,跟着哈哈笑起来。

        老张是村里的能人,婚丧嫁娶都离不开它。能做饭,炒菜,能做画油刷,也能挖坟送葬。又快到七月十五上坟的时候了,大家聊着聊着就说到上坟的事了。他调侃给自己家的亲人上坟的时候,倒上酒,点着烟放上供点,自己也倒上一杯酒,招呼那些挨着的故人:来吧来吧,一块儿来吃吧,今天来看你们来了,吃饱喝饱,不要作饿死鬼。他幽默诙谐的讲述引来大家一阵笑声。有一个村民提到村里的一个光棍儿老人。去世后,没有寿衣,没有棺材,就是拿一个门板抬到坟地下葬了。门板现在还在村里,十分的可怜。这个光棍儿老人,享年82岁。因无儿无女,他享受国家五保户待遇。国家给他盖了瓦房,老年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到养老院过了几年,后来又想回家了。他死得很突然,他的远亲叔伯后辈儿孙们第二天就把他下葬了,村民们都很同情。都说那个墓坑很小,也很浅。老张说: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去下葬的,看着也挺宽大的。他指着村里一个老太太特别矮个子老太太:放你,放你足够,你下去很宽松。逗得大家又一阵哈哈大笑。这个老太太笑着说:那坑儿里很宽松,你没下去躺一会儿?又引来一波捧腹大笑。你一言,我一语,添油加醋,大家坐在一起十分快乐。

       谈村东,又扯到村西。 昨天刘老汉家卖了两头毛驴,卖了一万六百元。据说他们两口子还吵了一架。一个说卖的少一个说多少钱也要卖。老张又开口了:吵架是好事儿啊,去年村里,老梁家两口子去卖豆角儿,豆角以质论价,分四个档次。买主给他定了个四档。那老婆不依不饶地质问:别人家能给三等,我怎么就是四等啊?她男人顺水推舟地给了她一拳,“不许胡说八道!”老婆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卖货的人不好收拾这个场面,也只好给他定了三档。老婆满意了,也就不哭了。所以说,两口子要是不吵,能给他定三档吗?哈哈哈哈……村民又是一阵大笑。老张粗糙的大手捏着烟卷也开心的笑了。

        在农村,农民也是很会开心逗闷子,释放繁重的体力劳动的压力。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下一篇] 红色的记忆 革命的摇篮

[上一篇] 走近颐安,走进幸福——富力天津颐安长者照护之家采风纪实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