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刘老汉家的毛驴
刘老汉家的毛驴
作者:德勤

       刘老汉平生第一次失眠了。他拉开窗帘儿往外看看,天上的星星还眨眼呢。“不知道毛驴今天好点儿了没?快点儿好吧!我真心不想卖你,秋收还一起拉庄稼呢。忙过了秋天,我还给你割新鲜的嫩草,你管吃管睡管玩,什么活儿也不让你做。”刘老汉嘀嘀咕咕地关上窗帘儿,又躺下了。 刘老汉已经有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他家养着两头毛驴,一头灰色的一头黑色的,灰色的毛驴是黑色毛驴的母亲。这两天灰毛驴忽然不吃草不喝水,绝食了。凭他这40多年养毛驴的老经验,驴是病了。细看发现,驴鼻窟窿流出稀薄的鼻涕。老毛病又犯了?前几年这娘俩儿都是鼻子闹毛病。请了个兽医,灌了几次药,花了1000多块钱,总算慢慢好了。这灰毛驴养了20多年,能吃能干活儿,可不像它的闺女一拉车就发疯似的尥蹶子,老汉驾驭不了,黑驴便没有驯出干活的本事,家里的活儿就全靠老毛驴干了。这灰毛驴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刘老汉和媳妇儿商量,决定请兽医再来看病。

       兽医开汽车十多分钟就进门了。看了看毛驴鼻子,“输液吧。鼻子很臭,是肺炎。”输了一大盒儿青霉素药剂,还有生理盐水和葡萄糖。又输了一些中药制剂。输完说第二天不好,还叫他来。第二天,毛驴没有好转。兽医又输了同样的药。到第三天没有好转,老汉决定不输液了,300元结了账。 老汉知道毛驴虽然能吃能干,但是毕竟牙口也不好了,去年他就发现吃草打草蛋。嚼不烂,咽不下去。现在村里边养驴的人家也很少了,农田里毛里干的活儿大多都用拖拉机或者三轮儿电车替代了。刘老汉还是喜欢毛驴干活儿,十分的得心应手。这个机器干活儿总是有点别扭,牵强附会。现在毛驴有病了,怎么办?刘老汉夫妇为春耕秋收的事发起愁来。春天毛驴翻地,耙地,送肥,秋天拉庄稼,碾谷黍高粱。这毛驴比自己的孩子还好呢。虽然有几个儿子,但是他们都在城市里生活,也帮不了忙。

        老俩口都70多岁了,腰也弯了背也驼了,没有年轻壮实的体魄,全仗着毛驴帮忙了。“毛驴不能卖,我就是不卖!死也不卖!”老婆大声的说,好像打赌。刘老汉只好找另一个村里的兽医,决定再试一次。这次来的是个年轻的兽医。他说这驴是吃了蔫茎草(半干半湿的草),消化不了,得了肠炎。又开始输液,青霉素、葡萄糖、生理盐水儿中药制剂等等。输了一共五瓶儿,当输到俩瓶儿的时候,驴就刷刷的尿了一地,黄黄的和药水儿完全一样,立竿见影。刘老汉高兴的满脸皱纹舒展开了。

       第二天,又输入了同样的药水儿,毛驴照样输了一半,又尿了一地。鼓胀的肚子也瘪了下去。药到病除了吧?可是毛驴就是不开口喝水吃饭。刘老汉满怀惆怅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办呢?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毛驴还有救吗?他拉着毛驴在街上遛达着,悄悄的跟驴和谈。“哎,我舍得给你花钱治病,你能不能给我争口气?我宁可养着你不干活儿,也不愿意把你送到屠宰场啊。我们算下来感情也很深了,你就像我最好的一个哥们儿帮我种地。如果没有你帮助,我就种不了30多亩地。就是你最贴心,是我的得力助手。老汉从头到尾摸了毛驴好几遍。他相信毛驴全明白了。 焦虑一天比一天严重,刘老汉夫妻眼看着毛驴瘦骨嶙峋,大腿也成了一把皮囊,大眼睛无精打采,真担心轰然倒下去,再也站不起来。

       于是老汉拉着毛驴在村里找到一家养牛的,请求帮忙。人家答应给试试看。牛和驴虽然不一样,也都是畜生,有共同之处。养牛人掰开毛驴的嘴,发现长满了口疮。就给驴撒了一把盐,又从嘴里灌了一针管子琏霉素药剂。回去以后,驴子破天荒自己找到水桶,喝了半桶水。刘老汉喜出望外,忙不迭地把馒头、嫩草、稀饭送到嘴边。那毛驴吃了半块儿馒头,也咀嚼了一些草。夫妻俩一颗绝望的心又燃起了希望之火,“驴能活,死不了。明天接着治疗。”老婆高兴的挺直了驼背。第二天,没有按照他们的希望发展,毛驴闭口不吃不喝。第三天,硬着头皮又灌了一次药,嘴里撒了些盐,没有任何进展。刘老汉彻底绝望了。“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走吧,我留不住你了。”

       天亮了,他无奈的叫来收购毛驴的人。把两个驴子一起卖了。 那天卖毛驴的车来了。村里的街坊邻居都出来观看。“快卖吧,这要是死了就不值钱啦,村里一共也就几头毛驴了。这下子走了两头毛驴。以后,村里头就再也找不到毛驴了。”是啊,刘老汉心里乱糟糟的。牵着毛驴缰绳,给它上了驴嚼子,默默地拉出驴圈,含着眼泪送上了汽车。

        刘老汉第一次养毛驴是从人民公社分田入户时,抓阄分了一头驴。从一头变成两头,生下公驴就卖了,生下母驴就留着干活。这样循循环环了40年了。从去年开始,这两头毛驴就不发情了,可能是年龄大了吧。说卸磨杀驴一点儿不错。这不干活儿不生驹,也就命该绝了。

       虽然刘老汉发过誓,这老毛驴最有功,只要他活着,就把它养到老死。但是最后还是把他送到断头台了。这辈子刘老汉跟毛驴的缘分彻底断了,将来孙子们回来再也看不到自己家的驴子,农田里干活的都是各种大型机械,机器轰鸣着,再也听不到驴子高亢的叫声了。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七)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四百一十八)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