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熬灯守夜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 熬灯守夜
作者:

人生其实很无奈,自由不得,说是我的地盘我做主,其实,很多时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不能左右逢源,纵横捭阖。

我们不得不行走在黑暗中,行走在光怪陆离的羊肠小道,深一脚浅一脚,踩着夜色的斑驳陆离,穿过思想之林丛生的荆棘和寒冷彻骨的冰川以及漫无边际黑色的海水与一望无底的深渊,抵抗着难以想象的哀伤、阵痛和孤独。而支撑我们能矢志不渝在这漫长漆黑的旅途中继续前行的动力源泉,是因为相信在前方的某个城市某个站牌下,有光明在跳跃,在呼唤,在抛媚眼。

现实中,很多人耐不住旅程的酷暑严寒,逃离了,放弃了,消失了,因而他的心灵永远也享受不到光明的垂青,光明的美轮美奂也就随之跟着在他的内心缺少了一角温暖,一角本该光辉灿烂的刮目相看。失去,其实很简单,得到,是多么难。

熬灯守夜,常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因为正常的轮流值班,因为特殊情况,因为节假日,是在熬时间吗?说是,其实也不是,就是想着怎么样在熬灯守夜中更加精神抖擞,更加活泼,更加生出情趣,让无聊的时间长出苗,开出花,结成欢歌笑语的果实。

守夜真的很辛苦,但是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辛苦,最重要的是可以在百无聊赖中,开动思维的跑车去发现乐趣,制造愉悦,在守夜过程中找到让自己乐其不疲的东西,发现无聊中的可爱,在无聊寂寞的围绕中找到可以寄托的情怀。

熬灯守夜,在别人睡觉的时候偷来的这些时光,能看着大家被我们保护着安然入睡的感觉很好,能看到凌晨四点的日出也觉得很美,很奢侈。尽管有时候自己会打瞌睡,摇摆不定的脑瓜突然落空被惊醒,但是还是觉得很有意思,这些都是未知的体验,且行且珍惜,只要去积极地发现趣味和美,守夜也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偷闲与洗涤心灵的美好的生活方式。

熬灯守夜,遥看苍穹,云朵薄薄地铺在银河上,无声无息,我们的成长就像这样变幻莫测的浮云,记录我们一步步成长的花田喜事,然后驻足在某个路口,由一阵没有表明来路的风,唤醒沉睡之后的斑斓黎明,让我们欣喜若狂。

熬灯守夜,我们能平心静气地摊开心灵,唤醒沉睡已久的悉心储存的都已经发黄的秘密,细细品味。

谁告诉过我们隐瞒是一剂解药,被你那么用心的藏匿。其实,彼此摊开手心,告诉对方,我一直在信任着你,就算整个世界都在撒谎,我把我的秘密和你分享,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还有什么比这样更好的吗?

心事是一座花木葱茏四季如春的花园,我们隔着青翠繁茂的花枝,静静地躺在那里迎接明天。

熬灯守夜,我们可以安静地规划人生,分秒必争地做好白天无法做完的琐事,同时也是对白天一天工作的完整总结,补差补缺,更好地布局第二天。

忠诚于人,不负重托,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而如今的花花世界,江湖已经不是原来的江湖,而我依然还是我,我不知道自己是前进还是退步。

其实,在中国熬灯守夜不仅仅是工作、学习、值班的需要,也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传统习俗。

除夕守岁是最重要的年俗,这在魏晋时期就有记载。除夕晚上,阖家老小熬年守岁,欢聚酣饮,共享天伦之乐,这是炎黄子孙至今仍很重视的年俗。

待第一声鸡啼之后,新的一年开始了,男女老少均着节日盛装,先给家族中的长者拜年祝寿,然后走亲串友,相互道贺祝福。此时的神州大地,处处闪光溢彩,从初一到十五,人们一直沉浸在欢乐、祥和、文明的节日气氛中。

守夜也叫熬年,是指阴历大年三十的守岁。是中国民间的一种习俗。人们点起蜡烛或油灯,通宵守夜,象征着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大年三十晚上家家开着灯守夜是为了躲避年兽。相传有一种凶恶的怪兽,每到大年三十晚上就会从海里爬出来,毁坏植物,伤害人们和动物,并且降灾于人们。这个怪兽叫夕。

夕也叫年兽,人们为了躲避年兽,在大年三十晚上,天不黑就早早关紧大门,不敢睡觉,开着灯,坐等天亮。等到第二天大年初一早晨年兽走了,才敢出门。

后来被天神年所克制。年在腊月最后一天子时正中除掉了夕,所以腊月最后一日叫除夕。因为被年拯救,新的日子就叫新年。

还有一种习俗是人归西后守夜也称为守灵。古人认为人归西后三天内要回家探望,因此子女守候在灵堂内,等他的灵魂归来。每夜都有亲友伴守,直到遗体大殓入棺为止。演变到现在,守灵便是亲人们聚在一起,悼念亡者,抒发缅怀之情。

熬灯守夜,不管是苦学发奋也好,守岁迎新也好,仰或守灵送终尽孝也罢,都是人生旅程中的序曲,是每个人必经的山川河流,理性对待,一切皆是圆满。

古人在一首《守岁》诗中写道:“相邀守岁阿戎家,蜡炬传红向碧纱。三十六旬都浪过,偏从此夜惜年华。”

珍惜年华是人之常情,故大诗人苏轼写下了《守岁》名句:“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由此可见除夕守岁的积极意义。

熬灯守夜,把平时研究业务,熟悉技能的时间盗用,把工作的一丝不苟,按部就班的成规旧矩稀释,我们会聊聊购物心得、家长里短、奇闻趣事,碰到开心的事儿会开怀大笑,见到不平的事儿也会义愤填膺,如果看到谁不开心,还会软语安慰一番,就像一个小家庭一样,充满了温情。

熬灯守夜,细心热情是女性的特长,反反复复枯燥的流程、黯淡无光的夜晚,因为女性而不同,她们像红花一样不仅衬亮了绿叶,也衬亮了黑夜。

熬灯守夜,四周不仅是你我,还有一些和我们一样熬更守夜的朋友,时常会在万籁俱寂的夜幕里听到钢笔在纸上划过的刷刷声,听到书页翻动的哗哗声,好比春风化雨,又好比农人割麦,我们在这样的孤寂里过了许多个很富裕的夜晚。

熬灯守夜,每当夜幕爬上屋檐,月亮昏暗,星光稀疏,沉睡的城市中有这样一群和我们一样的人,以他们别具一格的方式,信誓旦旦地宣誓: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天亮方休。我将熬大夜、不早睡。我将放弃养生,晚睡早起。我将尽忠职守,醒睡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CBD的守卫,抵御黑夜的寂寞,破晓时分的闹钟,唤醒熬夜人的号角,守护暗夜的坚盾。我将黑眼圈与脱发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不知从何时起,熬夜成了当代年轻人的常态,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成了城市的守夜人,不过守夜的方式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活法。

熬过了《二十而立》,走过了《三十而已》,最终还是《以家人之名》在夜深人静中追剧,把一个个花儿一样的心思碎成一地鸡毛样的《琉璃》。

熬灯守夜,也常常可以冷静沉思解万谜,让一些不明白的事情豁然开朗,让一些困惑脑际的疑窦瞬间融化,

于是,熬灯守夜成了解惑答疑的传道授业解惑者,我们在熬灯守夜中像老狼觅食前的俟机,静候奋起一扑;像在昏黑之中乌鸦的守夜,等待振翅;像扛枪打猎的牧人,等待收成。

这么富饶美丽的熬灯守夜,多么温馨浪漫,多么魅力四射,多么让人羡慕,潜入其中者,乐此不疲,流连忘返,收获丰盈,为此,我们爱上熬灯守夜。

编辑:高华芬

作者介绍:

张行方,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安徽古塬书画院副院长、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知名作家、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煮字疗饥,怡情养心,只为心灵自由呼吸,思想能生根发芽。

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美跃然纸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学作品集。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上一篇] 帽子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