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诗歌作品 > 旅途碎影(组诗)
旅途碎影(组诗)
作者:栾 桅

碛口,灯影里的黄河

 

雪,突然落了满地

窑洞的窗户上菊花开成白色

房东的白羊肚毛巾扎住了凤鸟

热腾腾的羊汤弥漫了门口

元旦走进了洁白的梦境

 

满地的霜雪银子一般安详

店铺门口没有脚印

河边腾起云雾,唐宋元明清的都有

一个辘轳静静地等待

无数满载的商船靠岸

 

黄河从来没有这么寂静过

却用汹涌的水流述说

繁华尽失,难道是被岁月抛弃

我却看到,一个弯道过去

两岸依然闪耀着璀璨的灯火

 

最明亮的灯在山顶上辉耀

石板铺成盘旋的岁月

寒冷的夜寒冷的晨

冻僵了鸟的踪影

那扇门打开,我看到了炊烟刚刚升起

 

在灯影里寻觅黄河的影子

涛声淹没了逝去的哨子

从每一个巷子走出的不是皮帽和大氅

刀削面滑溜的爱恨情仇

已经演绎成影片里的花花世界

 

凤凰,风雨桥上听风雨

 

没有带伞,为什么带伞

挽着你的手臂就足够了

夜里,灯影里走过又走过

你是多情羞涩的女人吗

 

沱江,如果你的情感是激烈的

情歌早已灌满,淹没了吊脚楼的夜色

我只是众多过客的一个

我的歌,唱给了月光下的石板街

 

有谁听过沱江的晨曲,袅袅的勾人心魄

站在风雨桥上,我是来告别的

那种深情的不能自拔的告别

风雨来了,只争朝夕

先是呐喊,然后如诉如泣,而又淅淅沥沥

 

我三次十年的等候,你真的

来不及掩饰和倾诉

让我扑入你的怀抱

倾听你的喘息、抽泣和心跳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太过美丽

 

凤凰,我信得过路易·艾黎

 

莲花山,开放的不是雪莲

 

一边是莱芜,一边是泰安

莲花山,开放的也不是雪莲

 

雪在泰安只是献了一个吻

桥上只有我们走过的足迹

还有花,昂着脖颈和笑脸

 

缆车分明等着我们,知道我们

从远方兴高采烈地来造访

一种等待,太久了,像守株待兔

我们当了一回精明的兔子

 

莱芜,一路上没有雪的踪迹

惊喜,跟心情有关

狭窄、弯曲、陡峭的山路,像肠子患了

急性炎症,我们出了一身冷汗

 

滑,车轮打滑,脚底滑

山体,我们的靠山,爬更塑造形象

 

树上开花了,雪的花,雾凇花

翻了几个跟头,都跌落花中,画中,雾中

 

没有一朵是雪莲花,没有

这里不生长,一个银白的花的世界

走进我们的镜头,是多彩的

雪花,如果和我们一起做梦

也可以装扮一个锦绣的世界

 

腾龙洞,到处都在呼啸

 

雨,很大,很大

像一个巨大的幕布

没有找到洞口,我们有些心慌

 

洞口,太小,太小

像一个窗户

其实这不是真正的洞口

检票口,做了一些伪装

 

开戏,总是锣鼓先行的

轰鸣声虎啸一般,我没有听过龙吟

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竟然毫不犹豫

吞了一条河

 

又一个洞口,三层楼高或更高

钻进去,冰冷冰凉

棉大衣,让我们相信季节随时变化

冰凉的电瓶车,五月的温度吗

 

龙宫,贵州有一个

湖北人谦虚,比龙宫还大的叫洞

见过世面和没见过世面

不是游客能评判的

 

迷宫,如果没有标识

谁也走不出去,我们迷了三次

灯光,不是指路的吗

这里不是,灯光秀,让你心迷梦游

 

激光是呼啸着从头顶而来

像洪水,像火海,让你跳起来

没有敢跑,屁股坐在浪花上

随时可能被淹没

 

一声呼啸,我们被人潮涌出洞口

回首,我们就是一个水珠

滴在石头上,身体碎了,心碎了

不敢折腾了,回家

[下一篇] 遗风千古相牵情

[上一篇] 七律·题学诗有感(平水韵)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