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磅礴与沉著——画家荣润作品赏析

作者: 贾林斌




      荣润,1954年生,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人。进修于北京画院、师从著名画家石齐先生。现任北京石齐研究会画家,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创作研究员、河北省书画研究会理事、河北省人大代表、杏花村书画院艺术顾问。 
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画展作品《秋实》获中国书画展优秀奖。
1996年,山西省书画展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 创作《众香国》被评名家作品,获奖 章一枚。
1997年,作品《倾城倾国》获石家庄市“威远杯”。
1998年,作品《今又重阳》获河北省书画展三等奖。
1999年,九亿人民庆国庆迎回归书画大赛优秀奖。
2004年,作品《湘灵》被世界华人书画集收藏。
2007年,被评石家庄市十佳女杰,记三等功。9月,被评为优秀人大代表
2011年,海峡两岸三地书画展获一等奖。
2011年 中央电台第三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被评为十佳书画家2012年,河北省举办的书画展获三等奖。
2014参加了安徽省合肥市举办的全国名家扇面邀请展。 2015年参加了全国举办的世纪之光书画展获优秀奖。2013-2018年被选为河北省人大代表,2016年我画的宫廷团扇被深圳团扇艺术馆收藏,2017年,被河北省文明办评为才女星称号。2017年深圳举办的老有所为书画展获一等奖。





艺术评论

磅礴与沉著

                          ——画家荣润作品赏析


      最近给几个玩书画的朋友,看了几副画,都不约而同地说好,当知道是一位女性画家的作品时,更是出乎意料之外,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位书法大家萧娴先生,她的铁笔如椽,酣畅淋漓的书风,时人以“女中之丈夫”论之,书画同源,可贵处,荣润老师的画亦如此。



       荣润老师在三十余载的专业绘画生涯中,游走了大半个中国,从学画,到写生,再到卖画,虽然出于爱好和兴趣,但是其中坎坷,不能尽言。除了在北京画院跟随石齐先生学画以外,基本都是自己独自探索,也经历过很多优秀画家共同走过的路,就是对经典的浸淫和挖掘,其中徐渭,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诸家的又更是为其所偏爱。



       我和她见过三四次面,却十分投缘。除了喝茶聊天,我也观摩过她作画的全过程。谦和与平易,与她笔下的豪放与恣意,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反差,反差背后,其实又是统一,一种画家的心境的流露,能为外物所动,一花,一草,一叶,皆可入笔;不为外物所动,面对虚名,浮躁,毁誉,能持平常心。潜心绘事的同时,又能怡然自得,自然就悠然见南山了。 



      传统水墨画,没有评论的界限。如果硬是要分析,大致可以以“技”与“道”绳之,书法如此,绘画亦如此。西洋的素描与速写,跟中国画的白描一样,都是以“技”开始,一旦到了马蒂斯,毕加索,到了八十七神仙卷,就升华了,没升华前,称作“字奴”“匠”,而升华后,就是齐白石那样的大师。从事艺术,我想最大的烦恼莫过于此,《庄子 养生主》里面的庖丁解牛,就不单纯是一个技术活,而是近于“道”。 



       这种道,又必须以技开始,否则又是空谈。熔铸百家,终成自家面目,是玩艺术的共同追求,我斗胆将它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无面目。第二类:面目狰狞。最后一类:面目可爱。谈到自我风格,面目时,荣润老师常说,还是水到渠成,比较好,“欲赋新词强说愁”,总是违背自己的本心,我能理解。虽然她下笔有果断,恣意,凌厉之势,内心仍然有种深深的敬畏,这种敬畏是脱离技艺,趋于内心的一个基本,不能沉淀下来,可能就不是正途,一旦南辕北辙,就麻烦大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此之谓也。内心的东西,艺术的本源,不能丝毫有他念,偏离了,还能谈“道”的层次吗?

      荣润老师写意画题材,多涉花鸟山水,在花鸟山水画中,都能捕捉到深深的韵味和生活气息。这种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画家的累积和自我实现。后人评价赵望云,说他的画有泥土气息,这种扑面而来的东西,是第一手的信息,是很重要的。荣润写意中,爱画荷花,我也尤其欣赏她笔下的荷花。

      传统题材,连潘天寿都说,花鸟的突破(创新)尤其困难,而荷花作为文人画的内容,八大,徐渭,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都画过,不独如此,黄永玉荷花的热闹,吴冠中荷花的丰富,王子武荷花的深邃,各具风神。就连九十多岁的饶宗颐,饶公都以引入金色荷花,融入佛教色彩的自己的画法,颇为自豪,因为知前人到处,到前人未到处。正是这样一个题材,看似大有画尽之势,在她的笔下,又再起波澜。



      首先在构图上的不同。
      大写意,构图很重要,潘天寿构图喜欢在传统比较难处理的地方落笔,化险为夷,成为他的一大特色。荣润写意,虽然没有潘天寿那样处处用险,大构图都能为后来的笔墨和气势服务,所以她的画可以画出多个层次,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感觉。

       她的画,以密为特点。空间的分割和处理,常常不是事先就能想好的,花瓣,雨后荷花的叶子,随风而吹飘洒的莲子,纵横交错的枝茎,都是常见被用到的元素。纵横交织,密而气韵流动,繁处有简,时而会落几个水滴,看似随意,却巧妙地又生出一层意思来。



       其次,就是造型。在她笔下的荷花,几乎看不到一个完整的荷花,花瓣如此,叶子如此,似又不似。是又不觉得散,相反从不同绝度,呈现出向上的,峥嵘之势。昔人谓画中之骨力,也是最终呈现个人画的生命状态的脊梁。 





      传统笔墨赋予荷花的,多是亭亭净直,超然脱俗,出水凝露,清正淡雅。而荣润写意荷花,却多了很多厚重和金石味。墨色丰富,用色大胆,又融入了一些西画的元素,支撑起来的荷花多了很多气势,尤其在动态图中,更能感觉荷花的另外一种生命状态,不再是随风即折,而是风雨中,依然保持了一种姿态。这种姿态你可以领略到,不一定要说出来是什么,这就是特色吧。
如果说,在她的画中,还能依稀能看到徐渭,潘天寿的影子,而荷花早已成为她的心中之花。又何必苛求呢。

                                             时在甲午九月




































来源:采风网 编辑:王浩 副总编 点击量:449 发表时间:2018-02-27

[上一篇] 《读者》杂志是垃圾?
[下一篇] 苦难是人生的大学 --《我的苦难我的大学》读后感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