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一树槐花一树情
一树槐花一树情

作者:吕瑞杭


谷雨以后,家乡的槐花静悄悄的开了,甚至无人感觉到它的开放。一树树槐花白的惹人眼花,也引来了无数的蜜蜂“嗡嗡”地穿梭在期间,为其歌唱。“五一”假期,槐花把故乡的游子也吸引到了她的身边。

槐树是多年生的木本植物,槐花是槐树的花朵,从我记事起就与人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人们与她的情分不只是观赏,更重要的是果腹。父亲那年在村子的东坡上盖了房子,又在院子里栽了梨树,因槐花对人们有功,在院墙外栽了一株洋槐树,这两棵树粗细高矮几乎没有差别。

说来也怪,梨树和洋槐树距离不足十米,同样浇水,梨树看不出生长,年年如此,而洋槐树一年一年长粗,看着见长,甚至超过了梨树好多倍,有天壤之别,我由衷的佩服洋槐树的良好适应能力。

洋槐树长到一拃粗的时候,就结了许多的槐花,洁白无瑕,香味四溢。后邻居看到后喜欢扒一些槐花喂兔子。我看到后不忍心,就劝他去河边的大树上扒。尽管后邻居不高兴,但他也看出了我对槐花的爱护有加便也只好作罢。我和父亲亲手栽种的槐树,我们用起槐花来格外小心。每当母亲要做槐花饭时,我不忍心折断树枝,就登上小梯子到房顶上用手捋一些,生怕槐树枝受了伤害。

母亲把槐花洗净,搅入适量的面粉糊,放进笼屉蒸上半小时,一锅槐花饭出锅了,闻着就香喷喷的,吃着甜糊糊的,倘若再蘸上一些醋蒜风味就更是甜美了,我可以吃上满满的两碗,一天两顿也不厌烦。当一家人吃着香甜的槐花饭时,我的心里也是香甜的,因为树是我们栽的,槐花是我捋下来的,心里全是满满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年复一年,洋槐树长的一年比一年粗壮,树上的槐花一年比一年丰盛。每年的春末夏初,我们一家人可以吃上好多顿槐花饭。手巧的母亲还会变换着花样给我们做出各种槐花小吃,除了槐花饭以外,还有煮槐花、槐花疙瘩等吃起来一样香甜可口。

那年的夏天,我咽喉肿疼,折磨的我吃饭困难。母亲见状就给我煮一些槐花吃,佐以香油,连续吃了三天,我的咽喉疼竞奇迹般好了,更加深了我对槐花的感情。

立夏以后,天气越来越热,槐花由成熟转向衰败,稍有风吹草动就会簌簌地落下来,飘落在院子里的角角落落,院外的沟沟坎坎,与秋风扫下的落叶一般,任由人们践踏。我的心情也会悲伤好一阵子,但是,很快碧绿的槐树叶占据了整个树冠,可以遮风避雨。我们在槐树下,认真地做作业,无忧无虑的玩耍,躲过了炎炎烈日。心里明白了,花开花落也是自然现象,就跟春夏秋冬季节的轮换一样。

外出求学期间,槐花依旧丰茂。那年的暑假回家,我意外发现院外的槐树不见了。二哥说,是一场狂风把槐树吹倒的,连根拔起,横在巷内,并未伤人毁物。我为此难过了好几天,看着躺在院子里的几节槐树木料,我差点落下眼泪,是谁这样残忍地把它锯成几截?二哥说,槐树木质较硬,可以打床用,我把槐树搬到房下,免得日晒雨淋。时至今日,我也没有把槐树打成床,每次看到槐树的残身,我不忍心直视。仰头看树,我仿佛又看到了春末夏初的槐树上开满了槐花,比以前更加稠密了,左邻右舍纷纷采摘,吃着香甜的槐花饭,还一个劲冲着我直挑大拇指。

在故乡,槐花比不上一些名花,被称为“百姓花”,不仅可以观赏,还可以果腹解馋,满足了人们的眼球和胃口,留下了一串美丽的故事。一树槐花一树情,让我们不要辜负了这美好的时光,去品尝人间的美味,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的馈赠吧。

 

 

[上一篇] 受害者

[上一篇] 酸枣芽茶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