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马占顺:昨晚的月光
马占顺:昨晚的月光

作者:马占顺

昨晚的月光

       昨天晚上又是一个月圆之日。应该说您错过了昨晚的月圆,也就再没有机会见到2019年腊月十五的月圆了,下次见到的月圆就是农历2020年的正月十五了。

       楼里的夜晚静的很,以往一本吊胃口的书,拿在手里就可以带给我踏实的睡眠。可是昨晚的月光,穿窗而过后就静静地睡在我的身边,独自惯了的我总是不大习惯“旁人”的打搅。这一晚上月光的射入搅得我几次睁眼,想把它轰走,一看那睡得是安安的;想躲开它吧,还真有些舍不得呢!所以只好拥着浓浓的月光慢慢地进入梦乡……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那个腊月月圆的晚上,我们跟着父亲正住在长江中游岸边的一个偏僻的牛棚里。荒野的大地晚上偶尔传来几声汪汪的狗叫声,这里是父亲下放劳动的五七干校。一望无际的平原,早早的让这圆圆的月亮呈现在我们这些大人和孩子们面前。

       望着那清冷的月亮,我还不知道这月光里早已寄托了多少人的惆怅,寄托了多少人的愿望,又寄托了多少人的思念!

       我只知道那是一个冷冷的夜晚,牛棚里没有火炉取暖,也见不到上口的零食和水果。玩累了我就蜷缩在凉凉的床上盖着妈妈缝好的厚被子,望着钻进牛棚里的月光,傻傻的发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最后一个腊月月圆的晚上,我还在祖国的西南边陲戍边。临近春节前的这个月圆,我早已是入伍几年的“新兵蛋子”(这么叫着习惯)了。

       夜晚站在群山怀抱的营房里站岗,望着撒在巍巍群山中的月光,一时想念北京、想念家人的心思充斥着我那颗年轻的心。我多么希望捧起一缕柔柔的月光,再汇入我那多日的思乡之情,在信封的一角贴上“航空”的邮票,让这份思念的月光乘着飞机来到北京、来到父母身边;我又多么希望抓住一把如膏脂的月光,粘住我奔放的思绪,把时光永远定格在那年腊月十五的晚上!

       其实在部队里,为了阻止思绪的飞扬,早已把我能够拥有的时光都献给了岗位,最后还在向一个个目标冲锋!

       十年前腊月十五的晚上,我已经在机关办的酒店里做接待工作。在这天晚上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抬头望望头顶上的圆月,再看看洒满大地的月光,黑夜里那圆圆的笑脸似乎告诉我,只有付出的人才能享受这皎洁的月光!

       这可是有记载的月光啊,记载着你的付出,记载着你的勤劳,记载着你对事业的忠诚!

       啊!那时正式进入了月圆的午夜。开上停在大院里等的早已迫不及待的“专车”,绕上那车辆川流不息的南二环。十五的月光把车道照的光光亮亮,腊月里喧闹的锣鼓似乎正在敲响……

       记得每年腊月里月光最亮的这个晚上之后,“年味”就渐渐地浓郁起来。过年的脚步声就一天天的临近了。

       还记得小时候妈妈经常念叨的顺口溜就开始实现了:吃糖瓜儿、炖大肉、杀公鸡、蒸馒头、包饺子、还有放鞭炮,一天一个花样!

       “腊月廿三糖瓜儿粘;腊月廿四扫房日;腊月廿五糊窗户;腊月廿六炖大肉;腊月廿七杀公鸡;腊月廿八把面发;腊月廿九蒸馒头;腊月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这是我过年时永远的记忆!

       今天清晨,在黎明与黑夜之间,带着昨晚的梦乡我推门而出,看到胖胖的月亮还悬在天空。走着走着,这胖月亮似乎倚在了树梢上,是累了吗?还是困了?

       我想这半个来月的时间里,这胖月亮是不是该减减肥了,要不等到过年那天,别再吃的肥头大耳了!

       我等待着、等待着一轮眉清目秀的月亮到来、等待着再一个朴实无华的月光到来!

2020年1月11日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王书芝:缘

[上一篇] 踏雪探春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