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担当
担当

作者:琇椿


2020年乙亥庚子之交,从湖北武汉爆发了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迅速从武汉向全国各地蔓延,扑天盖地的各种媒体从官方、非官方渠道不断涌来,疑似和确诊人数不断增加,口罩成了个人防护的第一需要。药店、商店、网上的口罩价格一路飙升,药店、超市已经缺货断货,网上也一包难求。张桂学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全国各地,非典时从她的企业买过口罩的单位、个人都要口罩,亲戚朋友也都打电话要口罩。身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张桂学从打电话人的语气里深深感到,很多人因为买不到口罩已经有明显的焦虑、恐慌情绪了......

 

年节宴上愁云生

 

大年初一,一大早张桂学和爱人王富强来到公公婆婆这边,大家一起聊天包饺子,还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菜端上来,煮好饺子,王富强与两位八十高龄的老人边聊边吃,说着这一年来的各方面情况。两位老人听到厂子业务拓展的非常好,孙子在国外读书成绩优异,孙女每月销售额不断上升,高兴的合不上嘴的笑。可是张桂学此时却强带笑容,眉头轻皱。一边包饺子,电话不断响起。她立即到卧室去接。还是要口罩的,一早已经接了二十几个了。王富强听到电话又响了,不耐烦地说:“你把电话关上,大过年的,烦不烦啊?”张桂学把手机音量调小,并没关机。吃完饺子,收拾完碗筷,张桂学立即打开手机看着疫情报道,把爱人拉倒卧室,小声焦急说:“老王你看,这个老人戴着自己拿柚子皮做成的口罩上街了,看来好多老百姓都买不到口罩啊。”王富强回答道:“你操这个心干什么?”张桂学没说话,想了想又对爱人说道:“这新型冠状病毒太厉害了,你看多少病人了,不带口罩,全国人民发病再蔓延就不敢想象了。我们能生产口罩,能为大家解决问题,我们不能看着什么都不做啊?我觉得我们得赶紧把闲置的口罩机拾掇拾掇,恢复生产了。”王富强回过头用眼睛盯着张桂学说:“原本就是因为利润低,挣不了几个钱才没上马。现在要生产,大过年的,又闹病毒,一没人,二没料,咋生产?说的容易,我觉得干不了!都累一年了大过年的,你让我消停几天,别没事找事了”。“挣钱不挣钱先别考虑,那么多人都等着口罩用,这是救命的大事,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再说,我还是政协委员呢,得有点觉悟和担当是吧?”张桂学坚定的说。王富贵看着妻子如此的坚定,心里也有些松动。紧接着张桂学又说:“卫生部门告诉大家少出门,少去公共场所。家里存的东西能吃多长时间?怎么也得出去买菜吧?网购快递过年时间没有多少。这是救命的事。得干!求你了,咱俩叫上闺女、我弟弟、妹妹、妹夫们,到厂里先把车间、机械弄好,原料我记得还有点存货,在库房东北角放着呢,先试试,边干我再想办法找原材料。”王富强被媳妇哀求的眼神打动了,说“行,听你的。”张桂学一看爱人同意了,心里松了一口气。立即站起来走到旁边卧室,关起门来,逐个拨打电话。不到十分钟电话打完了,张桂学对两位老人说:“爸妈,现在闹流感,您瞧这么多人给我打电话,都是要口罩的,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口罩啦,我们得走了,到厂里立即把口罩生产线开通了。您二老照顾好自己”。说完,张桂学用力拉起王富强,俩人下楼开车直奔了厂里。

 

责任召唤忙备产

 

二十几分钟内接到通知的几个人都先后开车到达了厂里。张桂学指挥着,小件儿分量轻的,用手搬,稍微大的,用四轮平板车拉,一个多小时大家就把大车间腾空并打扫干净了。她又带头,让大家分头拿水桶,毛巾,配好消毒液,地面墙面擦拭消毒了三遍,然后,开风机进行室内换气。换完气再用消毒液擦一遍,并告诉王富强让他在中午吃饭前,把车间紫外线消毒灯开开。

王富强和小舅子张秋雷、妹夫黄翔一起来到库房看设备。揭开设备上盖的厚厚的遮尘布,迅速擦拭起来。也怪,怎么像和这机器是老朋友呢?老王内心一股暖流涌动了起来。原来,2014年7月购买设备时王富强和技师到设备购置厂学习过设备的使用方法,设备买进来,和师傅一起装好后试运行期间,接触过设备的每一个关键部件,内在的那个感觉还藏在心里。老王带着小舅子张秋雷、妹夫黄翔、妹妹王凤玲一起将设备擦干净了。张桂学把大家都叫过来,一节一节往车间搬运,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的。也顾不上喝口水,从一个布袋里拿出螺丝,几个男士纷纷找螺丝刀进行组装。不到十二点,完活儿,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女儿王鸿瑜出去买体温枪电池回来了,给大家买了几箱矿泉水,苹果,橘子,还拎着两个食品袋,带来了姥姥刚蒸的猪肉白菜大包子、点心、酱牛肉,自己灌的肠儿。鸿瑜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我姥姥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知道你们都来厂子了,说大家肯定吃不上饭,半天了蒸了三锅大包子。妈,咱们到你办公室吃吧?要不凉了。”张桂学让大家洗了手,来到她办公室,围坐在茶几四周,边吃饭边聊着下面的活儿怎么干。

稍事休息,张桂学说:“老王同志,吃过饭咱们和男同志开开机器,转动一下看能否用。有什么问题咱们再一起研究。王凤玲你到库房去找咱们库存的熔喷布、鼻夹、耳绳,应该还有不少存货,生产个十天半个月问题不大,我再负责联系进材料。王玉香一会用电话联系在家的职工,看看大家在家是否有外出史,有没有发烧,感冒、咳嗽的情况。身体健康的,记录一下。没问题的立即告诉他们克服家里的困难来厂上班。我给区市场监管局孙副局长打电话汇报一下。你负责联系完职工,再联系房山区市场监管局的业务科室,向他们报告,咱们要重新申请外科口罩产品注册证,问下现在手续和以前比有何不同,问明白了到市局网站,上传文件,提交申请。王鸿瑜你将检验室收拾出来后,出来口罩需要检验一下带菌情况是否达标。鸿瑜主要负责接外面电话,你回答不了的再让他们找我。特别强调,每一个到单位的人,都必须戴口罩,不戴口罩的不让进楼来。由王鸿瑜负责进门先测体温,脱下外衣挂门口,洗手消毒后再上楼。工作人员上楼再洗一遍手,换鞋和工作服方可进车间。”任务派完,大家没有任何怨言,各就各位。一看就是一支团结、高效、训练有素的队伍。

王富强话不多,总是默默地支持着媳妇。吃过饭,自己先来到车间,开开电闸,看看机械转动不转动。张秋雷、黄翔也跟着他来到车间。

 

克服困难勇闯关

 

设备从2014年买来本来想平时有订单就生产,没想到,申请外科口罩产品注册证时才知道,此证申请下来只有四年的有效期,注册费却要交二十万元。一只口罩利润一毛多钱,一年的口罩利润估计也就三万元左右,二十万元要六七年才回本。张桂学和王富强一合计,咱是小企业,28名员工,其中还有残疾职工14人,大家要上保险,养家糊口每月得有收入才能保证开支,加上水电费车辆费用,不挣钱开支都成问题,机械还是先存起来吧。口罩生产技师一看他们不做了,干脆另谋高就,辞职走了。

机械类的东西怕搁着。一用才发现,东西都搁坏了。制作口罩粘耳绳得用点焊机,没它成品出不来。打开点焊机电源开关,机械响了,不出气儿。王富强仔细一看,气泵的管儿裂了一个口子。“漏气,我得出去买管儿换上”。老王立即开车去了宏联物资公司,购买点焊机的管儿。半个小时回来,安装很快,点焊机可以用了。流水线一接电源,只听“咔嚓”一声,轴承断了。大过年的,哪可以配轴承呢?大家都纷纷打电话联系看哪可以买或者做轴承。

这时,张桂学接到了一个同行的电话,说他们有厂房、工人和订单,已经有一个车间在生产口罩了,想扩大生产,让张桂学把机器卖给他。答应给40万元。

王富强一听这话,跟张桂学说:“机器都搁这么长时间了,零件坏了很多,大过年的哪买去啊,有没师傅,干脆卖了得了,咱买时14万元,40万元给他,赚二十多万踏实过年吧。”张桂学知道爱人的话有道理,心想,人家是河北省的,卖给他,咱们区的老百姓口罩问题怎么解决啊?她看了看爱人,斩钉截铁地说:“不行,不能卖!”老王摇了摇头,拿媳妇没办法,只能继续修吧。

张秋雷说:“姐夫,我认识良乡工业开发区的一家工厂老总,是好朋友,刚才电话里说可以帮咱们做轴承,咱们现在就把轴承卸下来,我立马带上去做一个。”张秋雷跟工业开发区的李总求救,李总立即吩咐工人师傅到厂里加班给做一个新轴承。张秋雷带上坏的轴承开车奔了良乡工业开发区,和师傅说明了情况。师傅非常了解他的心情,说:“这个忙必须帮,我家人出门也需要口罩,大家都需要,不生产怎么行,立马儿干活儿!”张秋雷一直在车间陪着师傅,一会帮递递工具,一会给师傅倒杯水,直到夜里十一点才完活儿。拿着新的轴承,他高兴地一再跟师傅说感谢的话儿,答应疫情过后请他们老总和师傅吃饭。

初二一大早六点钟,张桂学、王富强就起床,简单吃了点饭来到厂里,开始鼓捣这机械。一会儿发现一个接头坏了,一会儿有个卡子又不行了。小零件都老化了,不是这儿出问题就是那出问题。早八点前他就来宏联物资公司门口等着开门买零件,有就买回来安装,没有就几个人分头去找人让人现去开门买。五六个人鼓捣了一天,晚上又鼓捣到十一点半,机械总算可以开动运转了,大家各自开车回家休息。

初三早晨七点起,大家一起搬运无纺布,张桂学的脚被旁边碰倒的支架重重砸了下来,她眉头皱了一下,说:“没事,接着干吧。”王玉香心疼地一把把她拉到旁边的凳子上,让她坐下脱了鞋看看。张桂学身子似乎打了一晃,额头沁着豆粒大的汗珠子,扑腾一声坐在凳子上,王玉香把她鞋和袜子脱掉,一看,右脚拇指的指甲因出血变成了黑紫色,脚趾也肿起来了,全是淤血。急着说:“我陪您到医院看看吧!”“不去,没大事。”说完站起来脚瘸着又和大家一起干起活来。

晚上回到家里,张桂学和王富强一脸的疲惫,上楼走路两人都一瘸一拐的。进屋想泡泡脚,一看,俩人的脚都肿的老高,王富强左侧大脚趾的指甲边的肉也红红的,像是甲沟炎犯了,他说:“真是累啊,浑身快散架子了。这脚这样,白天忙的都没觉得疼。”

在王玉香的耐心电话说服下,能来的员工都放下家里老小,来厂子上班了。看着这安装好的机器不知道怎么用,大伙都打心里着急。王富强买设备到厂里学习时,人家只告诉了每个物件是干什么的,大致说了怎么安装,什么程序。这熔喷布、鼻夹、耳绳怎么能恰到好处地做成口罩,王富强没做过也没见过别人做,大家一起弄了半天还是不成。管技术的师傅没有,怎么办啊?

“我这就请回来!”张桂学立马拍板儿找电话给河南某地负责口罩出片机器的技师于师傅打电话。

“于师傅,我是张桂学,您在哪呢?能否到北京房山我厂子来帮忙啊?我们还想生产口罩,没您不行啊!”

“我也在厂里,现在不行,去不了,离不开啊!”

“您如果能来,我最少用您三个月,一个月给您三万元工资,连奖金,我答应您三个月不低于十万元。您来帮帮我们吧,谢谢了!”

“我自己有厂子,也在生产着,不可能上你那儿,你找别人吧。”说完,于师傅挂了电话。

张桂学又把电话打过去说:“于师傅,就请您过来两天,帮我们把机器调试好了,能出成品了就行,两天吃住路费我都出,技术服务费您要多少都行,好商量。您说数吧。”

“不行,真去不了。你找别人吧。”

“要不请您帮我推荐你们厂子或者别的您认识的一位师傅来培训我们的人可以吗?”

“不行,我这里也缺人,你自己找吧。”那边又挂了电话。

再怎么打,那边的于师傅不接了。

怎么办啊,张桂学和王富强,加上弟弟、妹妹、妹夫、闺女,一堆人看着设备,又鼓捣了很长时间。开开电闸,电源接通,机械转动,把熔喷布、鼻夹放好,还是歪和打卷儿,鼻夹也突出来,出不来像样儿的口罩。大家继续鼓捣,又干到夜里十点多,反复试也不成功。张桂学决定先都回家,让大家都琢磨琢磨,想想办法再说。

晚上回到家,张桂学又给于师傅打电话,还是没接。

张桂学让爱人王富强给师傅发微信。告诉师傅说我们必须做口罩,北京已经发现了输入性病例,这是救命的大事,求他帮帮忙。技术服务费他定。王富强编辑了信息,态度非常诚恳。

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张桂学说:“先睡觉吧,这么晚了给人家打电话也不合适,明天再说吧。也许人家忙着呢。明天我给他打电话,再说说试试,实在不行,再想办法。”

张桂学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了。她一看,是于师傅打来的。心中一阵惊喜,忙接通了电话:“于师傅您好,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您。”“张总啊,应该是我不好意思,一直在厂里加班干活,口罩订单太多了,都要订货,款都打到账户了,不能不加班啊。您那边的情况我知道了,我也被您的精神感动了,但是实在过不去呀。这样吧,明天早晨七点,您在车间和我视频,我来看看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

早晨七点钟,张桂学和王富强来到车间,拨通了于师傅电话视频,对准车间机器,于师傅边说,张桂学、王富强、皮长河三人边操作,经过于师傅多次反复视频指导,终于调试好了设备,主要的流水线机器可以正常使用了,口罩主要部分的“出片”终于过关了。

口罩片做出来了,要粘两边的耳绳,超声波点焊机操作也不会,怎么办呢?张桂学立即联系河南某地的刘师傅,电话接通,答应给刘师傅技术服务费,请求视频辅导。刘师傅欣然答应,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在视频里告诉了王富强设备的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第二关闯过去了。

生产出来的产品鼻夹总跑偏或者漏出来,张桂学又电话求助请教机械设备工程师华工,华工也多次给予视频指导,帮着调试机械设备。

 

日夜加班解民急

 

设备终于可以正常运行了。张桂学立即给房山市场监督局孙副局长打了电话。告诉她:“孙局,我们厂生产口罩的设备、车间都准备好了,做出的口罩全部支持政府调配使用。目前我们厂有民用口罩生产销售资格,但我们使用的材料和工艺完全按照医用外科口罩的标准做的,请求您和贵单位的领导和技术指导老师帮助我们,尽快申请获得外科口罩产品注册证。”孙副局长答应:“您也是为政府分忧,我们会立即派人到厂里了解情况,尽全力给予您们公司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在北京市召开了防疫新型冠状病毒工作会后,按照全市的统一要求,房山区也立即召开了专门会议,成立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六个工作组,于副区长负责物资保障组。他要求卫生健康委摸清各医疗单位库存防控物资储备情况,市场监督管理局摸清各药店、医疗器械生产和销售单位防控物资存货情况,进货渠道,特别是要摸清辖区生产医用防控产品的生产能力。

前期因为张桂学主动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孙副局长做过汇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领导已经知道北京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有闲置的口罩生产设备,车间已经试运行可以生产了。需要尽快帮他们申请取得医疗器械注册和生产许可证。市场监督管理局领导又向负责物资的于副区长做了汇报。于副区长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责成市场监督管理局立即到企业进行实地考察,进一步摸清情况好向区主要领导进行汇报。

1月27日大年初三下午五点了,房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器械科科长与技术人员一起到北京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前来查看他们的生产情况。1月28日上午十点,器械科于科长与孙副局长来厂查看指导工作。听取了张桂学前期厂里从决定恢复医用口罩生产线到目前已经可以正常生产的过程汇报,并再次提出了请求各位领导给与帮助指导,尽快申请得到市局批准,获得外科口罩产品注册证。孙副局长说:“疫情当前,您敢于担当,能主动为政府分忧,为百姓解决难题,我们更有责任给您提供帮助。我们已经将您的情况向我单位领导和区领导作了汇报,也向市局进行了汇报,我们共同努力吧,争取早日拿到注册证!”孙副局长与主管科室人员来到王玉香办公室,帮助王玉香看申请材料,哪有问题,还需要准备什么材料,一一帮着校队,修改。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姜局长,区商务局高局长、区经信局姜局长每天除了到下属单位检查工作以外,有空就到厂里询问是否有问题,生产进展情况。帮着打电话协调区内各相关单位,随时协调解决发现的问题。机器上的一个螺丝坏了,开门的商店去了几家哪都配不上,急的张桂学不知道怎么办,区商务局高局长正好来到厂里,亲自一个个给自己认识的配件商店老板打电话,告诉规格,型号,半个多小时,总算用微信视频联系找到了合适的配件,高局长让那个老板亲自开车给送到厂门口。张桂学拿到零件,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久才双手作揖,声音嘶哑地说“谢谢,谢谢,太感谢高局长和您的这位朋友啦,我什么都不说了,赶紧安好,用多生产口罩报答各位领导的关怀吧”。

 

领导关怀解难题

 

1月29日,高副区长来到厂里,告诉张桂学目前需要量仍很多,很多社区群众还是买不到口罩。叮嘱她再抓紧生产,量上要有新的突破。生产出的口罩先不要销售,等他向区领导汇报后再由政府同意调配。高副区长几乎每天晚上7点多都来厂里亲自看一下口罩生产情况。对于张桂学提出的原材料问题,高区长也在跟燕化公司进行协调,争取尽快能达成协议。

2月7日下午四点钟,房山区委陈书记、高副区长、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姜局长和阎村镇党委张书记一行又一起来到北京康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看望疫情期间战斗在生产一线的公司领导和工人们。张桂学向领导们汇报了几天来厂里的工作情况。陈书记说:“谢谢你和同志们,大家辛苦了!你的情况同志们都跟我说了。大过年的,你一个女同志能带领大家克服困难,千方百计想办法,恢复口罩生产线,为全区防治新冠病毒出力。你这也是为全国早日取得抗疫斗争的胜利做贡献。你的口罩一个也不要向外边卖,政府都买了,全区统一调配使用。你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跟于区长、高区长和镇里张书记他们说,让他们转告我。我们都会全力支持你!”张桂学听了陈书记的一番话,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嗓子虽然哑了,仍要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说到:“陈书记,您放心,企业也应该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何况我还是一名政协委员,更应该有担当。口罩恢复生产后,我们一个都没外卖,全在库房给咱们政府备着呢。目前生产线上各项设备运行正常,我们会不断改进,争取每天增加产品数量。有一个事还真得麻烦领导们给想想办法。因为现在放假,又居家隔离,我们的厨师家远来不了,管理人员也都在生产一线加班加点和工人一起干活,每天干到夜里十一点,抽不出人来做饭。现在门口饭店没营业,外卖也基本没有,天天吃方便面我怕大伙儿受不了。您可否帮着协调哪儿送点快餐盒饭呢?钱该多少我付多少。”陈书记一听,立马说“这不是问题,好解决。这不镇里张书记在,从今天开始,张书记让你们单位食堂中午和晚上给康宇这儿做盒饭。每天上午十点下午四点张总你给镇里食堂报数,然后定时过去取饭。”陈书记对张书记说:“张书记,这事没问题吧?”“书记,没问题,回去我马上安排。”镇里张书记立即答应了。

陈书记回去后,立即安排主管财务的区领导,会同区财政部门从防控物资专项款中拨给北京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订购口罩专项款。3月9日,房山区财政局将五十万元专项款拨付到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账户上。后续又拨付了叁拾万元,于副区长来到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向张桂学传达了区政府会议精神,要求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增加工作人员,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加点克服一切困难,保证每天为政府及各单位生产口罩两万个。

量要增加,目前的产量是每天一万二千个,离两万还差八千个。张桂学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想想办法。于副区长、高副区长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姜局长几乎每天除了下乡检查和开会外,都要抽空到张桂学厂子来看一下,询问有何困难需要帮助。她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出陈书记到来的那个场景,更让她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无数领导对自己的关怀和关心,一幕幕至今都留在脑海里。她的心又热了起来,眼里流出了激动的眼泪。那时候,那么难我都能挺过去。现在,我不是孤军奋战,有这么多领导天天来厂,无时无刻不在关心帮助我,我什么困难都能战胜。我必须拿出更大努力来回报各位领导和大家的关怀。

要保证完成政府定的任务数,必须增加一线工作人员。现有的在岗人员已经超负荷运转了。张桂学吩咐王玉香继续打电话找人。王玉香已经多次给厂里休息的职工打电话,能来的职工都来上班了。站在一边的高副区长说:“大过年的,人是不好找,我来帮你想想办法。”高副区长立即给张桂学隔壁的日盛袜业的厂长打通了电话,说明情况,让她给康宇这边派几个他们的员工来支援。日盛袜业的厂长立即答应给康宇找人。一个小时多点,日盛袜业的6名员工来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上班了。望着来的工人和高副区长,平时非常坚强,轻易不落泪的张桂学内心非常激动,压抑着自己不想哭,但眼睛还是湿润了。她再一次声音沙哑地对区长说:“我们每次企业真有困难,都是各位领导的大力支持与帮助才过了难关。我一个普通的小企业,不能讲任何条件,克服多大困难,也要把口罩量增上来,满足全区人民需要,有能力就多生产,加班加点,还要帮助其他地方更多的人。”

区长走了,张桂学刚坐下来喝口水,电话就打进来了。那个老板要给50万元购买她的机器设备,张桂学一口回绝了。老板再次打来商量,说了一大堆道理,最后说给75万元,张桂学哑着嗓子费力地说:“对不起,我们这设备以前闲着放库房存着都没卖,现在这当口儿,更不可能卖了,您打多少次,给再多的钱,怎么说我都不会卖。”这个老板才算死了这个心。

下一步要找原材料了。张桂学急中生智,想起来一个多年合作的伙伴,立即进行联系。在全国原材料紧缺的情况下,对方提出了合作的条件。他们出材料,但生产出的口罩必须有一半按成本价给对方。为了能得到原料,张桂学答应了对方的条件。这事张桂学主动向市场局孙副局长和于副区长做了汇报,得到领导的同意。这个办法使得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有充足的原材料,保证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生产出更多的口罩。但是,在随后的几天沟通中,供料方知道张桂学的厂子必须优先保证本区口罩的使用需要,加班加点每天干到夜里十一点多,并没有完全按说的和张桂学要一半的产能,而是同意目前先给房山区用,以后生产多了有多余的再分给他们。与此同时,陈书记、高副区长和市场局的各位领导们都在各方面进行联系,已经初步和燕化公司领导达成了协议,尽快可以供给康宇口罩原材料了。

 

抗疫有我巾帼情

 

后顾之忧全部解决了。生产可以顺利开展了,但每天只能生产一万多只口罩,与政府领导两万只的要求差的太远啦。怎么办?张桂学又想起来电脑程序员周继鹏工程师,邀请他来厂帮助弄一下电脑程序。周工程师下午下班来到康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对超声波点焊机数控程序重新做了调整,数据再整理,直至机器产量、数量都有很大幅度的递增。

经过统计,几天来,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用于请教几位师傅,支出的技术指导费达8千多元。

张桂学不仅每天管着全车间的生产的各个环节,过问王鸿瑜口罩化验结果,与王玉香核实各种区里报表的统计上报工作,联系各种材料的进货渠道,安排人到机场、邮局、物流基地取包裹,拉货。疫情期间,所有的货物均是顺丰快递公司来运,成本比走其他渠道物流费贵很多。耳绳、鼻夹全国找货,为了完成政府任务,只要人家肯卖给她,高低价都要。有的货成本比平时提高了十几倍。“为了完成每天的供货量,必须有充足的原材料,耳绳、鼻夹这些小件原料,赔钱也要进。我张桂学既然接了活,做了承诺,必须兑现。”

每天打进公司的电话中,有许多是买不着口罩的要货者,张桂学都耐心给予解释。说明自己厂子生产的产品要优先保证供应政府,由政府再做调配。给多少钱,都不能卖,请大家多多理解。还有的人咨询口罩是否可以阻止病毒?怕自己被传染。五花八门的来电,焦虑恐惧的各种情绪,作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张桂学都不厌其烦地一一给予耐心解答。她的嗓子从第二天沙哑后一个多月一直没好。办公室的几个人都说:“您一天得说多少话啊,让我们来吧,您歇歇。我们都心疼您。”她坚决不休息,每天与大家一起战斗。抽空还到车间和工人一起包装口罩。

张桂学的妈妈心疼闺女,每天打电话问候女儿,说到:“闺女,干不了跟领导说,差不多得了,别累坏了自己。我把我存的几十万给你们,别干了,休息休息吧。”张桂学听到妈妈的话,心中一股暖流流变全身。对妈妈说:“妈,不是钱的事,是责任,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不生产,全区就有很多人没口罩戴,感染的人就会多,全国人民都在与病毒作战,我不能后退啊!领导信任我,把生产任务给我了,我必须完成。这也是在为全国取得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的胜利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啊,您说对吧?”张桂学的弟妹知道大姐厂子缺人,也给大家每天大包小包买吃的拿到厂里来,每天也抽几个小时进车间帮助包装口罩。

采访王玉香时,她发自内心地对我说:“张总和王大哥真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看到残疾人找工作困难,她们决定创办一家福利企业安置残疾人就业。镇村领导给与了大力支持,帮助找厂房,协调贷款。她们借款贷款共筹集1000万元,用于租赁房屋,对房屋进行装修改造,购买设备。硬件具备后,立即向民政部门和残联提出申请。区民政局福利办和区残联就业科均非常支持,共同举办了专场招聘会,帮助招聘了16名残疾人,2004年5月,北京康宇医疗器材有限公司诞生了。从2003年初申请福利企业开始,他们夫妻就把这些残疾职工当做自己的亲人。管吃管喝,管看病,管娱乐。连职工结婚找对象,生小孩住院买奶粉,张桂学都要过问,有困难都要管。哪个职工家里有红白喜事,她都要送钱送物过去。我家厕所坏了,房子漏了,富强大哥都亲自来帮着修,买点小件零件,他自己垫了钱也不要。我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说实话,他们俩口子比我亲哥哥亲嫂子对我的帮助都大。十几年,他们给职工赠送的款物多达十几万元了。

都过五十五的人了,富强大哥一天十几个小时在车间,默默看着生产线的机器,仔细听机器转动发出的声音是否正常,天天下班,别人走了,他都要留下来给机器加润滑油,做小维修。张总大小事都得操心,天天早晨亲自擦楼道消毒、刷厕所,向领导汇报生产情况,联系原材料,对口罩生产的每一个环节的质量把关,每天接无数电话。大家的吃饭、喝水、去火的菊花、冰糖、蜂蜜,她都从家带来了,想的特周全。看大家这么累,每天加班很晚,下班后她天天按工作岗位和工作量发红包给大家,少则伍拾元,多则壹佰伍拾元。大家虽然累,干着特有劲儿,谁也没怨言。给政府送货,一车两吨多,她也跟着装箱,来料卸车,一起抬。同甘共苦,是他俩一贯的作风,我们大家都服他们。

为了做出更多的口罩满足全区使用外,还可以支援周边的地区,区领导决定让本区的另一家有口罩生产能力的企业北京市荣康医用品有限责任公司也恢复生产。张桂学和王富强负责技术辅导和暂时的原料供应。张桂学欣然答应,当天就到该厂给与指导和培训。

目前,张桂学和她的北京康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近三十名员工,仍然每天早出晚归战斗在工厂车间,他们的口罩生产量已经由每天的三千多个,达到现在的四万多个了,每天生产出的口罩,不合格产品量不足万分之一,检验出的不合格产品全部撤出自己消化。

她说:“请领导和全区人民放心,作为一名企业经理,我会把我的职工照顾好,完成全区人民交给我的生产任务。我还是一名政协委员,身上的责任让我不会松劲儿,带领大家继续奋斗,直到抗疫斗争取得最后的胜利。”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三十六)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三十七)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