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五十四)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五十四)
第五十四章 兴师问罪
作者:海云千里

李贵听了大嫂的话,赶忙说:“大嫂,这两天您辛苦了,这里有我呢,我今晚不走,您回去好好歇歇吧,不用过来了。”

“不要啊!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是让大嫂过来吧。”玉来急道。

“噢,那,那就……我就回了啊。”大嫂犹豫了犹豫,也看到了这个东家是真的对玉来好,想着还是给人家留个方便才是,就没有理会玉来的话,冲李贵说道。

“大嫂,你还过来啊,他一会儿就走了!”玉来到底是有些难为情,冲大嫂坚持道。

大嫂看着玉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临出门又冲李贵说:“需要俺过来就去叫俺。”

“好好,谢谢大嫂了!”

……

 

吃了饭,让玉来躺下了,然后就去热药。

把上午剩下的另一半药液倒进干净的药锅里,放到上午搭的简易小灶上,点着火。

药热好又晾温后,李贵端进了里屋。

看着躺在炕上的玉来,忽然脸上就挂了一丝坏笑。

“玉来,起来喝药。”说着就把玉来扶了起来。

“你坐着别动,这次我喂你。”

“不用啊,我又不是不能动。”玉来不解其意。

“我要和你同甘共苦呢。”

李贵认真地说着,脸上的坏笑却更深了。

玉来没听懂这个男人的意思,虽然大意她能猜到。

这识字的人说出的话总是有让人听不懂的。

她瞪大眼睛警惕地看着李贵,不知道他要怎么给自己喂药,但看他一脸的坏笑,总觉得下一刻不会有好事。

只见李贵抿了一口药液,出其不意地吻住了玉来的嘴,舌头一橇,一口药液就送进了她的嘴里。

“唔……”好苦啊。

完成了让玉来始料不及的这一串动作,李贵皱了皱眉,一边擦嘴一边嘀咕,“真苦。”

天啊!这男人……哪有这样做事的啊?!

玉来心里那个叫苦声,说什么也不让他喂了,抢过那碗药液。

这下顾不得苦不苦了,一口气就进了肚子里。

看着玉来傻乎乎喝药的样子,李贵哪里还计较嘴里的苦味?那个开心。

吃吃地一边笑着一边说:“上午我就想喂你,不过是碍于大嫂在,饶过了你。”

天啊,幸亏没有,不然不得羞死啊?!

这个男人。

 

第二天上午。

前院玉来大伯哥的屋里。

男人问大嫂:“他婶子怎么样了?你不是刚去看了看吗?”

“还好吧,昨天吃了药后说肚子就不怎么疼了。”

“哦,东大门掌柜的还在不在?”

“不在,回去了。”

“那好,我去找他。”大伯哥的脸色一沉,似乎横下了什么决心。

“还是……不要去了吧。”大嫂忐忑地劝道。

曾经看着李贵对妯娌的那个赤诚,看得她都眼热——要是真拆散他们,她都于心不忍。

“不去怎么行?哪有这样欺负人的?”男人一瞪眼。

“看着,人家也不像是有什么坏心眼。”

“还没有什么坏心眼?再坏还怎么坏?都把山子媳妇的肚子搞大了,还大张旗鼓地让我们去伺候,把我们当什么了?”

男人越说越气愤,最后几乎是喊了起来,“我要再不说出个一二,我还是不是山子的哥了?杀只鸡还扑腾两下呢。”

说完也不管女人怎么阻拦,气冲冲向门外走去。

女人望着男人的背影,一颗心揪在了半空中。

 

大哥直接就找到了李贵的家里。

对这家里,他倒是不陌生,院里干活的人也都本村世户的,彼此也都熟络得很,所以进了大门打了个招呼,直接就穿过二道门去了后院,进了上房。

李家的院落分前后两院。

前院一般是帮忙干活的人活动的场地,像什么牲口之类的也在前院。因为方便进出马车,所以前院的门很宽大,而且没有门槛,这也是全村人只要一说东大门,就知道是谁家的原因。

话说,整个村子,就李贵家有马车。

没有第二。

这不仅与经济实力有关系,同时也与当地的生产生活条件有关系。

由于山区道路崎岖,上山种地出门运货,山民更多的是凭脚力,上山走的羊肠小道,基本上是靠肩膀和一付担杖,就算是需要用车运,也是用的独轮车。

对,就是那种——后世有一部电影叫“淮海战役”,看过的人就知道那种独轮车了,就是后方的老百姓千里送军需推的那种独轮车。

除了李贵家的家底比较厚实,有这个置办马车的实力,同时因为要往外运输自家产的粮食什么的,也有这个必要,一般人家,真是用不着、也舍不得这么奢侈。

一年能生产多少东西?还值当得用马车往外运啊?

话扯远了,再回到李贵的家里。

李贵家的前后院由一个过堂门连接。过堂门两边,是供揽活的打工者吃住的地方。

穿过这个过堂门,是一道影壁墙。从影壁墙左右两边,都可以进入后院。

后院自然是主家活动的地方。

后院的正北是六间上房,中间并排两个门口,东西各有三间,分别是李贵和老人居住的地方。

东西都有厢房,有仓房、厨房,还有居室。居室是孩子们住的地方。

上房睡两铺人没有问题,但如果李贵再纳一房的话,对不起,上房还真没太合适的地方。

只能在两侧的厢房或前面过堂门两侧的房屋里收拾出一套。

原本这也没什么,李贵家的屋子确实不少,就是纳个三房五房的妻妾都没问题。

再不济,前院地方大着呢,再盖就是了。只是……

李贵不是花花肠子的人,他对别的女人不上心,连自己屋的那个女人都不怎么上心。

他就只对玉来好。

一辈子,就遇了这么一个可心的人。

这就是李贵想让两个女人和他一起住的原因,他不想让玉来委屈住偏房,可是上房……没地方。

此刻,就在玉来的大伯哥来向李贵兴师问罪的时候。

李贵正在东上房里屋老人的卧室和父亲说话。听到屋外有人,就从里屋走了出来。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 五十三)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疯男人的彼岸花(连载五十五)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