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从人格美容到灵魂归零

作者:余晨 编辑:张占宣副总编 审核人:张占宣副总编 来源:原创 点击量:45 发表时间:2017-05-10

       人民的名义落下帷幕,收视率创下了十年来最高。剧中的一些情节在现实中被不断的搜索,在民间也出现了剧中的信访别扭窗等等让看客感觉接地气的内容,但是剧中出现的几个关键名词,大家可能还没有注意到。大结局中,侯亮平学生和高玉良老师一番谈话,对高玉良书记在从学究到仕途提出一个灵魂回归的名词,对高小琴高小凤姐妹两提出一个人格美容的名词。
      从一个农村单纯朴实的姑娘,成为高官的情妇;游弋于商海大潮,依托权利的保护强买强卖,成为著名企业家;将一众贪官和公仆玩弄于芊芊玉手,不能不服赵春龙和杜总的眼光和心计。可以说用遍所有网络电脑的作图软件,作不出如此美化的人格和容颜。有人说现实生活中很难有人去如此经营,其实在现实中,当利益没有达到哪个高度的时候,不会有人如此精心。但是当权利和金钱的欲望上升到痴心妄想的时候,就必须一步一环的把需要使用的权利和利益圈进自己的笼子。
      把一亩给农民几万到十几万的耕地转化成三五十万的工业用地,再倒手变成二三百万的商业用地,挂牌后成千万一亩地,让我们不得不想起资本论的经典,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山水集团在公安厅长祁同伟的撮合下,就捞到了这践踏法律后的百分之不知道几百的利润。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格美容后的情人和小姨子,还有自己和情人的孩子。
        赵瑞龙和杜总将一对姊妹花人格美容后,姐姐高小凤拿着名义上的山水集团,投入祁同伟环抱,一起用权利和金钱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有了这婚外的幸福和孩子,厅长在自以为的权利和柔情中,依然积极的想攀上更高权利的宝座。忘却了曾经的誓言和初心,更是把自己的妻子当做跳板,一跃龙门开,而后抛开妻子轻轻进了泥沼地,强烈的传后思想和享受主义包裹了一个英雄。于是,他只能倒下,因为没有人及时为他卸妆,也没有人经常拿他纯洁的本来面目照片时常给他看看。手握一省警力失去自我后,警察成了自家的护卫,将经过面容于人格全面美容过的情妇体面的推向了前台,造就自己拥有自家武装,世外桃源般的独立庄园,歌舞升平。古人有金屋藏娇半遮面,而我们的厅长大人在书记老师的呵护下,继续美容着心中的孩子她妈,同样美容着自己。办公室出门威严正直显官威,心中九九算盘为金钱,然而临了却也良心未泯,没有出卖老师,情妇,更没有将子弹射向学弟。那一瞬间,他脱掉了那一层厚厚的脂粉,但是骨子里人格依然是无法改变的美容后的他。
       公安厅长作为政法委书记的学生,没有明确向老师送礼,老师两袖清风,道貌岸然的给广大公检法员工,党员讲着法制社会,讲着党性,原则。可自己偏偏没忘在温柔乡里那万历十五年的融会贯通,更不会忘在香港的娇妻爱子,虽然香港已经回归,但是作为国际都市的特殊地位,香港可以出逃世界任何国家。他也很清楚裸官的这个名词已经到他头上了,灵魂深处的震撼时刻压抑着他。为了这顶乌纱他得罪了一个市的人民,博得了前省委书记的赏识,不是赏识!是回报。交换中大家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只是作为知识分子的高玉良书记,还不愿意就这么成为赵家父子的摆布的对象。于是对于清高而传统的对手,赵瑞龙安排一场好戏,礼仪小姐高小琴 一月间被强化成为了精通万历十五年的世外高人,不要名,不要利,心甘情愿委身了慈父般的领导,多么伟大的爱情!而仅仅凭着一个政法委书记的工资,是无法满足这知己般的女人和爱情结晶的,不贪污不受贿的书记大人,只能默许学生兼挑担带着大姨子用山水庄园的名义污浊的经营,收来钱抚养孩子。如果说玉良书记只是有了婚外情,那么我们可以说灵魂污点,既而和情人有了孩子离婚也是个人行为,法律不能干涉。但是作为党员的一份子,在党这个大家庭里,离婚结婚总是要说一声的。此时我们的玉良书记俨然感觉自己成了藩国的国君了,灵魂的枢纽变成了权利下对上高度迎合,对下狐假虎威,将这藩国打造成风平浪静的和谐社会。告戒团队的人团结一切可以利用的文武大臣,形成坚冰一样的政治利益团体,此时的政法委书记,灵魂已经到了病入膏肓而自己在回光返照中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其实我们的玉良书记比起吴老师对万历十五年,可以说只是叶公好龙罢了。让我们看看这万历十五年总结出来的经典吧:中国旧王朝一直重道德轻技术,但到了大明朝万历年间,世界技术已浩浩荡荡,包括中国,这时,道德明显束缚了社会的发展。道德不是解决问题的先头兵,而应该充当社会的最后防线。当技术,比如行政手段、法律能够解决时,我们不要动用道德。
        这段话明确的提出了道德的作用,道德是在制度,法律不健全,管理不到的地方才使用的最后的低线,如同国家间的谴责,那是国家为了本国国民不受战争的涂炭,而在国家内部,一个政党的内部,法律,制度是任何人不能随意践踏的,人格美容后的公民登上灵魂肮脏的管理着驾御的豪车,随意的闯红灯,只能是车毁人亡,留给后世的只有教训,没有惋惜。
      万历无奈地发现发现,自己只是一辆老旧车子上的零件,做着早已经规定好的动作,一旦想自己设计两个动作,这辆车子的其它部件就会集体抗议。
      玉良如果看到这段话应该感觉到,自己也成了前任省委书记赵大人那辆外表豪华,内部充满铜臭和男盗女倡列车的一个轮子,前边拉,后边推。前边就是万丈深渊自己也不能后退,只能扭扭捏捏慢一点。但是他看不到后边的人不知深浅,忘了上帝那句话,“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灵魂已经被胭脂水粉涂抹的的他们,只看见金钱和权利,哪允许你减速他们奔向金钱和权利的方向。
       人格不可美容,灵魂必须归零,美了容的人格必然会扑向扭曲了的灵魂,道德对于他们视而不见,法律也会成为他们的绊脚石。可对于一个社会的进步,那么绊脚石就是通向平坦大道的红绿灯,道德就是斑马线!自由是相对的,有了自然的人格美,纯洁的灵魂,制度法律下自由就是大家共有的。
[上一篇] 读《路在门外》有感
[下一篇] 重温往事 找寻情感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