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夜雨婆娑
夜雨婆娑
作者:

夜,是静谧的;夜,是沉默的;夜,是孤独的;夜,是冰冷的;夜,是让人浮想联翩的。

    夜,造化弄人;夜,让人想入非非;夜,让人神魂颠倒;夜,让人原形毕露。

    雨,随风潜入夜,蹑手蹑脚,砸在花朵枝叶间,肆无忌惮,很是张狂,不打招呼,不留余地,铺天盖地,横冲直撞,让山无影,水无形,世界一片朦胧中。

    夜雨,黑黢黢的来,悄没声息地走,藏头掩尾,不露庐山真面目,让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好像有数不清的惊天内幕,在夜色阑珊中遁地入土,化为无形,杳无踪迹。

    夜雨啊,你为何非得在月黑风高的时候降临,而不能光明正大地莅临大地?你是羞于见人,还是与众不同,仰或是另类?

    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听着你絮絮叨叨的叮咚,哪有什么亲吻芭蕉青翠的赏心悦目;哪有什么弹奏乐曲抑扬顿挫的蛊惑人心;哪有什么怀揣思念的浓密繁茂。

    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夜空里,繁星如一春花事,腾腾烈烈,开到盛时,让人担心它简直自己都不知该如何去了结。

我的心思好像也如大致。

    在这如诗如禅的夜雨中,心灵不由自主地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而且慢慢地扩张,无法收拢。

我,在思考什么,我,在等待什么,我又想与谁相遇,收获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啊,人生最难得的是看得清别人的犯错,而始终看不清自己的短处和欠缺,还经常对别人指指点点,却不知别人在背后也是如此的指点自己。

    人啊,常常被自己的习惯和天性害死,却根本就不知道错在哪里;常常能够清楚地看到别人的错误,却永远也找不出自己的弱点;常常因为看到别人出了问题想避免重蹈覆辙,结果却陷入了另外一个更加致命的错误之中。人类似乎永远逃不出自己的陷阱和宿命。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

    往哲智言,一语中的,我,豁然开悟。

    夜雨有他的美好,有他的秉性,有他的使命,他的岗位是与清风月色、夜色阑珊、万家灯火呈现的时候,站岗巡更,不舍昼夜。

    多么崇高而伟大的胸襟,我,肃然起敬。

    我,是不是要做一些改变?

    雨夜美得低调,美得让人痴迷,美得悄无声息,美得悄悄地来,默默地走。

    雨和夜,这是一个完美的结合,经典的战队。

    心中开始种植橡树林,长满枝枝丫丫的诗句,渐次葱翠。

    夜雨不懂,轻逝花落空,残梦不回从前,一曲告别,瘦了谁的脸?笔锋眷恋,我填西江月,琴心流连你,叹春去也。

    特别喜欢在雨夜,听着雨声入眠,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脑海里,雨声,我,和与你的回忆。

    有时候我们习惯这样活着:手持一把油纸伞,在北方狂风暴雨下,享受油纸伞折断那一刻——雨水的冰凉和寒风的嚣张。

    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的心却不再惆怅,在这样一个雨夜,我感到如此温暖,心,开始热气腾腾。

    这样诗意的雨夜,我种下一粒勿忘我,等待明天发芽,虽然被雨水反复冲刷,依然倔强的生存。

    勿忘我的花语,难以忘我,恰好,真好。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当我们额间布满岁月的斑斓;当我们两鬓斑白被霜雪沾染;当我们不忘初心雨中又起航,与雨对话里依然是我们心间最美的柔软。

    而我们,也将在夜雨无声的的微笑中,以梦为马,沐浴前行,不负韶华。

    夜雨婆娑,有了繁华,有了诗意。

    睡与不睡还重要吗?

编辑:高华芬

作者介绍:

image/20200725/895dadfc61c55e83d50a6c3cfca0d5a3.jpeg

张行方,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央视民生网安徽频道执行主任、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古塬书画副院长、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出版有文学作品集《等你回航》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上一篇] 瞻仰谭鑫培墓园

[上一篇] 北京的酱菜——《话说西单》(五十四)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