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二)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二)
作者:海云千里

第142章、狐狸的一碟小菜

现在看来,春生和路宽哥结成联盟,把秀子骗了来,也不是不可能。

春儿先去的,二宽死了后,为了把秀子弄到手里,和路宽哥私下联手……

这个春儿,给了路宽哥什么好处?那么耿直老实的个人,会和春儿干这事?

而且,哈哈,春儿,会有这样的城府和心机?

如果是自己,倒真有可能耍什么很不要脸的手段。

只是春儿?还是拉倒吧。

说春儿会耍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打死李贵都不相信。

 

“也算是吧,我们见过面。”李建伟接着李贵的话说。

“见过面?”李贵更是懵圈。

见过面,就算是订婚了?没听说过。

当年自己和玉来也见过面,虽然也是认定了玉来就是他的,但玉来还是嫁给了别人。

见一面,就算是未婚妻了?这也、太荒唐了吧。

“是,我们见过面,见面后,就定下了这事。”叫李建伟的年轻人很确定地对李贵说。

“是和谁定下的?秀子吗?”

秀子会和他私定终身?那,春儿,算什么?

“和秀子的哥哥,秀子的母亲也是愿意的。”

“和秀子的哥哥?”李贵皱眉,反问了句。

这什么逻辑?一个陌生的人,在秀子完全不知的情况下,因为见过面,就和秀子的哥哥,擅自,把秀子的终身大事定了?

对,没毛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秀子的母亲是愿意的,秀子的哥哥是媒人,定下这事,在那个年代,确实没毛病。

可是,怎么……挺荒唐的这事,艮福,也是识字的新青年,竟然对亲妹妹,干下这事?

“艮福爹娘的事情,你知道吗?”

言外之意,你说秀子的娘是愿意的,可是,现在秀子的娘是没了的,死无对证啊。

“嗯,知道,您放心,我和艮福,会替老人报仇的。”这句话,年轻人倒说得很是铿锵,说罢,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句,“虽然我和艮福都干这个,但是,心却是我们自己作主的。”

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虽然穿了狗皮,但是,给谁干事,还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虽然这年轻人说的,与李贵问的,驴唇不对马嘴,但这番话,说的李贵倒是很中听,眼里闪过一丝赞赏。不过,

“这样啊?”李贵不动声色,“那,秀子愿意吗?”

秀子的娘愿意没用,你不是和秀子的娘过日子,你是要和秀子过日子。

这事,秀子愿意才行。

“秀子?”年轻人一脸茫然不解并不以为然,“秀子,当然啊!她有理由不愿意吗?”

那个给秀子家揽活的长工,与自己,有可比性吗?

不要说秀子,就算是傻子,选择谁也是秃头上的虱子啊。

“哦,这样啊?”

李贵心里释然了,嘴角向上翘了翘,挂出一丝看上去很赤诚的微笑。

这张脸上的表情,在年轻人看来,是释放出了很让人舒服的善意的。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李贵眼底还有一掠而过的零度以下的寒芒。

年轻人不知道,他遇上的,是只狐狸,而且是只比较无耻的老狐狸。

当年,这只狐狸还年轻的时候,就很没有底线地,把春生的娘给,那样了。

如今这只狐狸,又修炼了这么些年,都经历过很多风浪了,摆弄他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小菜一碟。

“那什么,这事我已经知道了,这么远路地找了来,想必很累的,今天住下,不要走了。你是艮福的同学,艮福是我的侄子,你就是我的客人。

“一会儿春儿他娘回来给做点吃的,尝尝咱山沟的饭食,明天一早,看秀子的意见,如果想跟你走,明天走也来得及。

“这么有出息的年轻人,”李贵又赞赏地看了眼对方,“这么远地来了,怎么着作叔叔的也得招待一下啊。”

“可是,叔叔,我是请了假出来的,在外面好几天了都,今天需要赶回去的。”

“没关系,臣在外,皇帝老儿的命还有所不受呢,既然出来了,不在这一晚。

李贵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骂道:

——妈的,老天为了成全春生和秀子,连自己二哥二嫂的命都残忍地收走了,都到这一步了,岂容你来插足?

只是,看刚才春生和秀子的表情,显然两个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好巧不巧的,这个也想娶秀子的年轻人找来了。

先稳住这个年轻人,问清秀子到底怎么回事,才好决定下一步的事情。

接下来,撇开这个话题,李贵正想问这年轻人做什么工作。

这年头,日本人正盛着呢,他能骑着高头大马出来招摇,想必在日本人那里也是有什么来头的人物。

正这时,院里有动静了。

 

“月儿!月儿!”

屋里人正说话间,急切中带着惊喜的声音突然在院里响起。

和秀子在里屋说话的月儿,几乎同时,从屋里飞也似地跑出来,直扑院里——

“娘——!”

“娘——您怎么不要月儿了?”

 院子里,从外面急匆匆回来的玉来,转眼就和月儿抱作一团。

玉来是激动得不行了:“月儿,你怎么回来了?”

月儿又强调了那句话,“娘——您怎么不要月儿了?”

“月儿,你不上学了?”

“我想娘了,爹给请了假了,爹说,只要月儿一回来,娘不回去就不上学,娘就回去了。”

跟着月儿走出屋来的李贵,脸一下子垮塌下来,“月儿,你怎么……又出卖我?!”

一个又字,说明了一件事,这个月儿,看来是经常出卖他这个当爹的同伙。

同时还说明一件事,这爷俩,并不是第一次,合起伙来对付月儿的娘。

是这样的,他把月儿动员起来,商量好的事,如果娘不回城里,月儿就坚持不上学。但是,他也有告诉月儿,这个计谋只能他们爷俩知道,不能告诉娘的……

商量的好好的,不能跟娘说实话。

结果这小东西见了娘的第一句话,就很不仗义地把他给卖了。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一)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三)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