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四)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四)
作者:海云千里

第144章那种苦痛

“谁说不合适?”

李贵一愣。

听秀子的语气,难道是春生和秀子偷偷做了那个事,生瓜蛋子没做好,惹秀子逆鳞了。

刚开始做不好,没关系嘛,什么不是慢慢学的啊,对不对?

“他心里有别人。”

“什么?春儿、心里、有……别人?怎么可能?”

李贵一听这话,心里的震惊不亚于晴空里响了个炸雷,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是,他心里有别人,而且还是娃娃亲。”

还是娃娃亲?

李贵比刚才听到秀子是那个年轻人的未婚妻还要懵圈。

 

邪了门了,这才走了几天,怎么出现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玉来,这几天你在家都干什么了?怎么连娃娃亲都弄出来了?

可是,春儿要真有什么娃娃亲,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会一点不知道?玉来连这事都不告诉自己,怎么可能?

“秀子,别瞎说,春儿哪里有什么娃娃亲?你听谁说的?春儿说的?”

这小子,真敢胡说八道。

“真的,叔叔,你不知道,我都见过。”

“你还见过?”李贵掉到了云里雾里,“你见过什么?在哪儿见的?”

秀子见贵叔不相信,就把昨天晚上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贵。

李贵的脸上又浮现了那层笑意,若有所悟的样子:

“噢——”这样啊!

那个莲儿的娘,和玉来是一个村的娘家,又都是半路守寡的人,所以两人走得比较近。

但再近,也没订娃娃亲这回事啊。

真有这事,玉来不可能不告诉自己,早在春生提出要娶秀子的时候,就该说的,还等到现在?

可是,没这事,那从小的夫妻是咋回事?

此前听玉来说,那娘俩,倒是挺乐意结这一门亲。

可问题是,春生是不同意的,春生等着秀子呢。

当然,不管玉来愿意不愿意,自己也是不乐意的,自己也在等秀子作儿媳呢。

而且,就那个玉来的什么姐们,李贵就死活看不上。据说净好给人出心眼子,自己感觉挺能耐挺聪明,其实就是个大蠢蛋。

有那样的娘,能带出什么好闺女?什么礼数都不懂的丫头,有人养没人教的,哪里有秀子好?

不说别的,就冲人家女孩子被邀到你家吃饭,你不好生招待还罢了,竟然背着人家女孩子,勾引人家的未婚夫,就这一点,这丫头就不能要,忒特么不地道。

什么从小的夫妻,没准这妮子跟他娘一样,给春儿下了个套。

 

天!

这个李贵看莲儿的有色眼镜,比玉来看秀子的颜色还重。

关于秀子单方面给春儿鼓撮的这娃娃亲,李贵想着替春儿解释几句。

如果仅仅因为这事,怎么着,也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不是?

“这事,秀子,你问过春儿吗?他怎么说?”

“还用问吗?我都亲眼见亲耳听到的。叔叔,你不要替他解释了,我肯定不会嫁给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人。”

 

“心里装着别人”!

李贵心里一阵刺痛,立即就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相较于自己的妻子,自己就是“心里装着别人”的男人。

自己的那个结发妻子,一辈子,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虽然自己竭力弥补,但心就那么小,实在装不下另一个人——要么,就得一辈子沉沦在黑暗的深渊;要么,就得一辈子愧对那个妻子。

感情这东西,不是想弥补就能弥补的——不是不想,是做不到。

是的,如果春儿真的心里装着别的女人,那么,他绝对不会让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步自己那个妻子的后尘。

不仅是秀子,他甚至不愿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像他那个结发妻子一样,成为婚姻的牺牲品。

那种没有爱情的婚姻,那种被命运判处死刑的婚姻。

可是,春儿的心里,他并没有装着别的女人。李贵非常确定地知道,这孩子满心装着的,只有这个自己也很喜欢的小姑娘。

他同样也不愿意春儿,步自己的后尘。

眼见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不为自己所属,却被别的男人役用,而自己却毫无办法。

又偏偏知道,那个女人,也心仪自己。

那种苦痛,不是皮肉的撕裂,而是刻骨铭心,甚至、敲骨噬髓般的痛。

要发泄出那种苦痛,不是吼两嗓子嚎上两声就可以的,那是连摧毁整个世界都不足以发泄痛苦的疯狂。

那些日子,自己不知道多少次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无休无止地坠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那种日复一日的坠入深渊的黑暗,直到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所以,他不要让秀子步那个女人的后尘,也不要春生步自己的后尘。

他要为这个养子和自己也很喜欢的女孩子,做点什么。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三)

[上一篇] 《山村情事》之惊变·觉醒(连载一百四十五)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