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灵魂的雨
灵魂的雨
作者:张修东

立秋了。雨,成了立秋的前奏。

夏末秋初的雨,打前天就下,“点滴到天明”,到了现在,还没有停下来的念头。

夏秋之交的雨,兼顾了夏与秋的风格,一会儿瓢泼而下,似少年一般激烈,一会儿飘洒自如,似中年一般倜傥,一会儿点滴入里,似老年一般稳重,这时的雨,几种性格夹杂在一起,似乎沾染了灵魂。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我不听妻子的劝阻,没有换上雨鞋,只是穿着拖鞋,撑开一顶雨伞,就出了门。

我要欣赏这被赋予了灵魂的雨。聆听雨滴落下,静观万物滋润,赏读叶绿草青,把走失很久的雨中记忆捡回。

雨滴从遥远的天际而来,带着对大地的回报,不懂得羞涩,更不知道羞赧,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表达;心里装着什么,就表达什么。

我的脚时而趟过积水,时而露出脚趾喘气,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社区一万平米的广场。广场上,只有我和一位老师傅在转悠,昔日的人山人海,前几日的人声乐声歌声已经溜得无影无踪。雨,将曾经的喧嚣和鼎沸,按下了暂停键。舞曲、舞者,被斜风细雨吹散,唯有舞池,名副其实,灌满了水。

急促的雨滴,打在平整的花砖水泥地上,来不及流走,形成了水洼。接续的雨滴轮番重重地砸向水洼,演绎了一个个水铃铛,噼噼啪啪,叮叮当当,你起我落,此起彼伏,好听极了。

我不得不在一棵法桐树下停住脚步,一组儿时在老家和伙伴们穿着雨靴玩耍的镜头,一组冒雨和母亲收拾地瓜干的镜头,一组被雨水淋得全湿赶来公司上班的镜头,一组去探望生病的父亲途中遭遇急雨的镜头……曾经的那个少年,好像是在风雨中长大的;曾经的那个年轻员工,转眼间已经年过半百。这千年不变的雨啊,你还记得我最初的模样吗。

雨水,知冷知热,最懂人心。昨天女儿在微信上问:爸爸,怎么下雨都赶在上班、下班之前呢?还真是的,这点规律,我感受最深。我回答女儿,那是老天怜惜人类呢!上班下雨,是催促人快点上岗,通过劳动创造财富,改善生活;而下班前下雨,就是让人快点回家,好好在家休息,养精蓄锐。

雨天走在广场的羊肠小道,没有了蚯蚓汗的勾引,缺失了潮湿烦躁的气氛,走散了黏黏糊糊的感觉,少却了晨起晚游的人群,惬意极了。

世间万物在这时,传递着雨的灵魂。鹅鸭在苹果树下避雨,没有了吱吱呀呀;红蓝相间的喇叭花停止长势,静耳倾听着雨水打眼前趟过;鹅黄的南瓜花挺起脊梁,试探着接收雨水的拍打;海上常州树白白的花朵像洗了一个冷水澡,散发出的馨香更浓了;鹅绒藤暂时收起了未开的花骨朵,默默地等待着雨停的日子,以便晒晒发霉的心灵;只有那无花果的叶子,张开双臂,不厌其烦接手洗礼,完全换了一副尊容,完全不像有的树木花草那样,在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世间万物在这时,传递着雨的灵魂。雨水一敲打,才开始还是一脸的懵懂,到后来也就顺着节奏,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可怜的是那些细碎的花儿,年轻点的,身强力壮,根基牢靠,还在和骤雨对抗;年龄大些的,经受风雨的侵袭,便已凋零,不大会儿,乖乖地与大地为伍,与树根为伴了。

积雨烟火迟。雨水,延迟了饭食,原先走在大道上,锅碗瓢盆的声响,饭菜的香气早已浸入心扉,叫人回想。而现在,雨打树叶的声响,越来越急,脚下流淌的雨水有点凉了,这天之后,估计不能再光着脚丫,蹚雨水了,秋日,已经悄悄地进入视线。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欣赏夏秋之交的雨,确实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因为有雨的灵魂在,让我感知珍惜每一寸时光;雨的精魂,雨的感恩,也让我感到在人的有生之年,更应该像这雨一样,懂得感恩,知晓回馈,尽可能地多做些有意义的事儿。


【责任编辑  卧龙令】

[下一篇]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跟着雨点向前

[上一篇] 夏秋的原野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