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小白菜
小白菜
作者:吕瑞杭


在家乡,白露节气后,小白菜上了各家各户的餐桌。炒的、炖的、煮的,加肉的、加粉条的、加豆腐的不一而足,大大丰富了老百姓的餐桌。

白菜种子是立秋时种下的,白露前后需要定苗,把多余的苗间下来就成了小白菜。

刚刚出生的小白菜一簇簇、一行行地簇拥在一起,是菜园里的希望和力量。它们簇拥在一起要饱受干旱、暴晒、虫蚀等侵害。老人们讲,这样拥挤的小白菜才能齐住心,长得快。从立秋到白露节气近一个月的光景,小白菜“满月”了。农人们静下心来,把拥挤的小白菜一遍遍间苗,逐级留下肥大、茁壮的苗,独立“成家”,大约尺把远一棵,其余的小白菜统统拔掉。

家家户户把间下的小白菜摘净,除了送给亲朋好友以外,还可以吃上好几天。还有的节俭农户将摘净的小白菜挂在屋檐下风干,慢慢地食用,别有一番风味。

印象中,母亲特会做小白菜饭食。她做的大铁锅熬小白菜特别好吃,风味独特;还有小白菜中揪面片鲜香无比,色、香、味俱佳,常常引来路人的羡慕。

先说大铁锅熬小白菜。母亲把小白菜在开水中焯一下,清洗几次,切碎备用。将几片肉放入热油锅中,滋滋的冒着香气。待肉片八成熟后,倒入碎菜,加入适量的开水,放入豆腐丁、海带丝、面筋块,大柴火烧开,再用小火熬煮半小时即可。锅边冒出来的香味会溢满整个厨房、院落。

半小时后,一碗美味可口的小白菜立刻勾起我的食欲。碧绿的小白菜是主角,配上雪白的豆腐,酱红色的面筋块、白里透红的肉片,会让人口舌生津,吃起来满嘴流油。十几岁的我一口气吃上两三碗不在话下。

这时令的的小白菜中揪面片是母亲的另一手绝活。她把焯过水、切碎的小白菜熬制到八成熟,加开水后揪入几近透明的面片,可长可短,入锅翻转即熟。绿波中翻滚着一段段白色的面片,看着就让人眼馋。最后再用铁勺将时令的山葱花炝锅,“滋啦”一声,香味四溢的山葱花变成焦黄色飘在油锅里,绿、白、黄相间,一股股特有的清香充斥到每个人的鼻孔,进入肺腑,让人嘴馋。

母亲偶尔还会把洗净的小白菜爆炒,佐以蒜瓣,加入香醋、辣椒油,绿白分明,气味独特,吃起来微辣鲜香,也是下饭的好食材。

前几天,大嫂从老家捎来一袋小白菜,爱人也做了几顿小白菜的美食,一家人又找到了从前的感觉,甚是欣慰。有时在熬小白菜的篦子上馏红薯,吃起来又鲜、又甜、又香,难得的美味佳肴。

时令小白菜,健康又美味;食后细思量,浓浓家乡情。

[上一篇] 瞻仰谭鑫培墓园

[上一篇] 关成湖:好个凉秋月儿圆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0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