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熬冬
熬冬
作者:吕瑞杭

      南方的冬天跟春天没有太大的区别,每天都是20多度的样子,而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我生长在北方,已经习惯了北方的冬天,不只是爱它的大雪纷飞,更喜欢它的慢生活、慢节奏,还可以悠闲地熬过冬天。

北方的老百姓经过了春种、夏耕、秋收之后便进入了冬藏时节,享受一年来的回报,可以慢慢地熬制一些饭食和悠闲。

从小就喜欢母亲熬制的八宝粥,里面的食料营养丰富,养人、利口。母亲把积攒的各种豆类、大米、小米、红枣、花生等,按照她的经验有序地放入大锅里泡上一段时间,燃起柴火慢慢熬制。听到锅里“咕嘟、咕嘟”的响声后,改为温火熬制。一顿八宝粥下来至少也得一个多小时。以母亲的理念讲只有慢慢熬制,各种食材的精华才能熬出来,吃着舒服、护胃、有营养。母亲这样做着来犒劳一冬又一冬;我们这样吃着,熬过了一冬又一冬。

吃着母亲熬制的八宝粥,香甜、酥软、粘稠,有种温暖的亲情在荡漾,吃在嘴里,暖在心上,让寒冷的冬季不再寒冷。

父亲每年冬天爱给我们熬制大锅菜。那是儿时最美味的饭食,最温暖的饭食,最具有亲情的饭食。大锅菜用料多种多样,最常用的是入冬时挂在屋檐下的干白菜。干白菜洗净切碎泡上一个晚上,第二天入锅,加上粉条、豆腐、面筋、猪肉等需要慢慢地熬煮。也有用煮肉汤来熬制的,风味更加独特,每每吃起来香香的、软软的,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经过长时间的熬制的大锅菜,各种食物的气味充分溢出,从锅边的缝隙中钻出来,飘满整个厨房,诱惑着我们的味蕾,勾引着我们的胃口。

冬日回乡,准备去拜访一位老朋友。电话中得知他上午九点还没有起床。他说:“好不容易熬到冬天,图个心静舒服,有钱难买黎明觉。”他这样说笑着,言语中透露出一种惬意。且不说他的生活规律如何,听他一讲这一身舒服和滋润,就觉得他会享受冬天。

诚然,老朋友在农村种地几十亩地,还开着化肥农资门市,整日里忙忙碌碌,没有片刻的安宁。难得他冬天有一份清闲,我能理解,相约午后相见。

而今的我,则喜欢在冬日的周末,背靠太阳,一本书,一杯茗茶,仔细品味冬日里特有的美好。茶香、书香,有时会让我令文思泉涌,笔下的乡愁一幕幕展开。心中便觉得只有冬天,才有这份清闲,这份雅致,这份精致,这份浪漫。

……

我怀念老朋友的清闲,舒适而温馨;更怀念父母熬制的美食,温暖而幸福;我也留恋冬日的幽雅,缓慢而难得……

熬冬,不再是一种迈出匆匆忙忙下地的脚步,不再是一种看云识天气的抢收,不再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抢种,不再是……

熬冬是一份悠闲,一份清静,一份休养,一份亲情,一份珍重。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下一篇] 红叶灿灿仙台山

[上一篇] 石香元:干枝梅遐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