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石香元:干枝梅遐思
石香元:干枝梅遐思
作者:石香元


       小院里的腊梅花开了,一树金黄。走近一看,那嶙峋的干枝上,花骨朵连着花骨朵,个个似倒挂的金钟,丛丛叠叠,丛丛叠叠,并没有一片绿叶相扶。仔细瞧瞧,那紧紧拥抱的花骨朵,在摇曳的寒风中脉脉含情,低头不语,也许是昨夜的寒霜尚未褪去吧,那淡淡的花瓣上依稀可见晶莹的泪珠。

       我禁不住突发奇想,难道这花,也在祭奠刚刚离我而去的母亲?
       人们常说红花还要绿叶扶持。而我的母亲,一辈子要强,无论何时何地何事,生怕麻烦任何人。即便是她的儿女,大凡能动丝毫,她的内衣内裤都是自己清洗打理。老年人晚上起夜多,为了不让陪护的孩子们太累,她什么法子都想了,甚至干脆从下午开始就不喝水了,问她渴不渴,总是笑着说不渴不渴,实在口干了,只是用湿毛巾擦擦嘴而已。
       从沈阳回到农村老家后,87岁高龄的她还在小院里种了两棵丝瓜,一有空儿就亲自摆弄,浇水、打顶儿、掐空花,那丝瓜结得又大又多,她还不住劲儿地说丝瓜养人。其实孩子们知道,她是为了减少送菜的麻烦。
       母亲在昆明居住的那些年,部队机关的住房紧,房间离楼下的公厕很远,楼上楼下几家人住,母亲闹肚子一晚上去厕所几次,为了怕影响邻居们休息,次次下楼都是手提着鞋子,一点一点摸黑下木板楼梯,生怕弄出声响来。以致多年以后楼下住的老杨还不忘对我说,你的老娘真是心太细啦,我们知道她闹肚子,就是下楼光脚着凉啦!
       如今母亲走了,看到这一树没有一片绿叶的干枝梅,闻着她四处散发的阵阵清香,我不禁自言自语:啊!这不正是慈祥母亲的真实写照吗!
       我不假思索地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并即可在图片旁边写下了从心底流淌出的七言绝句:
金钟吊挂色真黄,
傲雪凌霜暗里香。
素雅何须张绿叶,
干枝一树也风光。
庚子年腊月初九日午夜于成都
责任编辑:李洪涛

[下一篇] 熬冬

[上一篇] 忙碌的常大爷 ——那年那月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