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落叶沉思
落叶沉思
作者:吕瑞杭

村外,光秃秃的树木直挺挺地矗立在田野上。偶尔发现几片残留的树叶在风中顽强地坚守着,时而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这声音极像严冬里的一场山村交响乐,多情、凉爽、善解人意。

踩着地上层层的落叶,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继而听到它们细碎的声音,极细小而又极亲切的。它们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多像久别重逢的伴侣,挤在一起很温馨的样子。

我是个粗人,错过了绿意浓浓夏秋的繁茂,只能领略严冬的残叶,也算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吧。一如错过了朝霞不要再错过晚霞,自觉是一种亡羊补牢行为,姑且安慰一下自己。

挂在枝头的树叶本该随着大批的队伍投入大地的怀抱,但它们愿意留在枝头,任凭风吹雨打。它们从一场场风霜雨雪的侵袭中顽强地活下来,从一次次病虫害的战场上侥幸存下来,从大自然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莫非就是想要与我相见?与我歌唱?它们挡住了时间的急流,挡住了岁月的枪林弹雨,也挡住了铁马冰河,书写了一首首生命的赞歌。

我拾起一片落叶,它灰白色的身体,弯曲着,皱巴巴的,也许不会有人去在意它,但它却是时间流失的铁证,岁月流失的物证。偶尔有一些虫蚀的破洞,边缘缺损,如一张破网。我仔细端详着它清晰的叶脉,从粗到细,宛如一张密密的关系网,丝丝缕缕,条条贯通。

树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地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落叶。任意捡起两片干枯的落叶,它们却又千差万别。

我无法理解树叶的离去是利还是弊?在室内,各个季节虽然听到的都是“呼呼”的风声,却无法判断是哪个季节?没有了树叶的保护,寒风对树枝的侵袭首当其冲,而有树叶的呵护,树枝摇旗呐喊,摇来晃去,动静惊人。“树大招风”或许是有树叶的存在。对于落叶而言,我思来想去,也很难说出利与弊,只知道落叶是大自然一个物竞天择的规律而已。

“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这样想,也就默许了落叶的存在,“叶落归根”或许就是生命的写照。

匆忙岁月间,你我无恙;行走天地间,落叶无声。天空似乎格外明净,格外晴朗。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诗“风息岁月暖,叶落天地轻。”或许是此时此刻大自然的一种意境吧。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下一篇] 钟爱黎明(中)

[上一篇] 钟爱黎明(下)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