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三百八十七)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三百八十七)
作者:海云千里

第387章好好活着

山里的习惯,那时候农村还没有人在居室修建卫生间之类的设施,冬天一般都把起夜用的尿桶之类的提到屋里。现在都快清明了,气温已经不算底了,一个大男人家家的,自然谁也不愿意味乎乎地在屋里解决。

牛雨星这么一说,春生倒也没多想。

但是,春生却突兀地发现,牛雨星在抽烟卷。

“哦,老牛你也抽烟?”

“咳,过去养成的臭毛病,戒了几次都戒不了。”

“还有不?让我也来一颗。”

“靠,还有两颗。你也好这口?”

“咳,那个年月,整宿整宿的睡不着,就染上了这臭毛病。不过我是争取戒的。你们的工资可能高点,就我挣这点工资,要放开了抽,都不够买烟卷的。”

“那你就别抽了,戒了它好。你看就两颗了,还不够我抽呢。”

“拉倒吧你,烟酒不分家,见者有一份。谁让你把我的馋虫勾出来了。”

特么的媳妇我都给你了,你还在乎这颗烟?

没脸没皮的赵春生迫不及待地伸手要上了,“快,拿一颗出来。”

于是,两个大男人,一人嘴边闪动个鬼火,大半夜的,坐在院里一边看星星,一边喷云吐雾。

浓重的烟草刺激,让赵春生低落的情绪开始兴奋起来。

“老牛,我就想不明白了,那天晚上你和秀子逃出条命也就罢了,还参加了咱们的正规部队,就你这样的人,人家也不怀疑你们、也敢要你们啊?

听着春生这句问话,牛雨星在心里,乐开了。

怀疑什么呀怀疑,那才是我的正主。

之前为你们地方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我捎带脚的事情,我的正事,是部队上的事。

听着赵春生那句近乎天真的问话,牛雨星心里那个乐的。

……早在那天晚上的前几天,我就已经接到了正主的呼唤,让我尽快撤出来,战略已经开始渐渐发生转折,另有更重要的任务。

要不是你和秀子,要不是为了你们两口子,我特么,早撤了。

没想到你特么干这事。

早知道你是个负心汉,特么让日本人直接打死你算了,不知道我当初救你这条狗命干啥?把你家房子搭上也就算了,还把你的孩子老人都搭上了。

……

话说当时,牛雨星奉命和他这个日本的老同学“不期而遇”并潜伏到他这个老同学身边,最早是为了获取一份情报。

完成任务后,考虑打进去不容易,干脆,就长期潜伏了下来。

当时上级瞄上的,还真不是他这个老同学,而是这个人背后的那棵“大树”。

谁知,也许是因为牛雨星无形中的制衡,也或许是这个人的人性还没有泯灭,也或者是两种因素兼而有之,总之,这个人,在侵略者这个岗位上,竟然老是没什么像样的业绩建树,一直就是个小队长。

在那棵大树的庇护下,这棵小树竟然没能长大。

百分百的潜力股,让牛雨星这么一掺合,竟然成了只垃圾股。

也或者是还没等长成参天大树,那场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想一想,他那个老同学,“偶”遇上他,挺倒霉的。

但是,这个实情,也就在牛雨星心里打了个滚,然后就又睡着了——打死他都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这是纪律。

不要说别人,就连秀子,这么多年,尽管还跟着他执行过特殊任务,都不知道。

“谁说没怀疑啊?刚开始防着我们就像防贼一样,防了好长时间呢。但是,防就防着呗,咱也知道咋回事,让咱咱也防着啊。不过,防与不防,对我和秀子……其实也无所谓,怕什么?”

“也是,这事,想开了也无所谓。”

春生说着,贪婪地又抽了一口烟,烟草带给他的刺激,能够麻痹他的心神,让他暂时忘却那些糟心的事。

一边抽着,春生一边看了看手中的烟卷,“这什么烟?劲挺大的哈。”

牛雨星淡淡一笑,“不是什么好烟。我一般一买就是一整包,比零买便宜点,放着慢慢抽。

“……哎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买不起烟?你家不是有地啊?你种点烟草不就得了,弄个旱烟袋,抽旱烟也可以啊。我在南方看人家当地人就是自己种自己用呢。”

“哪还有地啊?这不土地都入社归集体了嘛,哪能自己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土地集体所有,种什么都得集体决定,大伙说了算。”

“就在你这院里种几棵也可以啊,房前屋后也可以啊。我看你这院子也不怎么住人吧……你们,应该……不回家住吧?”

“偶尔也回,比如说现在。”

我一个人,回家有什么劲?

春生心里腹诽了句。

……

两个人很快就各自消耗掉了那颗烟卷,再想抽,没了。

围绕烟草的话题,也只好结束了。

结束了,就该回各自屋继续睡觉了。

 

牛雨星回到西里屋,借着透进来的星光,隐约看到炕上的人,一如他出去时那样,合衣坐在那里发呆。

牛雨星心疼,低沉地温声道:“天还早,躺下睡一会儿吧,明天我们还走,休息不好,身体吃不消的。”

炕上的人同样也是幽幽地低声说,“已经睡过了,你上来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秀子就作势往炕下跳,“我想坐一会儿。”

“不用下来,想坐着,在炕上坐着就可以,夜里地下凉,你有老病根,怕凉。我没关系,困了,我会上炕睡的。你还是躺下睡吧。睡不着,闭上眼睛养养神也是好的。”

仍然贴心得像个大哥哥。

“嗯。”

炕上的人听话地合衣躺了下来。

可是不多一会儿,她就又坐了起来。

她说躺着,头痛。

曾经的日子,因为生产,她曾经闹过一场病。

病好后,就落下了这个病根,不定什么时候,受了风着了凉,头痛的毛病,就会犯。

她知道,眼前的人,是想着把实情告诉春生的。

但是,当秀子发现她等了这么多年的春生,竟然又组织了新的家庭的时候,特别是,女的还是她一直芥蒂的那个人,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就是为掩护那个女人,她的家,毁掉了。

而如今,这个遭天杀的,竟然真的,还娶了她。

她说什么也不让牛雨星再说出真相了。

就这样让那个遭天杀的对自己误会下去,也好。

当年,把她救出去后,牛雨星就告诉了她,她的丈夫还活着。

他让她好好活着,一定要活着看到胜利,活着见到她的丈夫。

[上一篇] 新春感怀

[上一篇] 最后一个军礼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