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小说作品 >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三百九十一)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三百九十一)
作者:海云千里

391、今夕何夕

哦,好大的墨香味。

一进李秋月的宿舍,牛雨星就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他特别熟悉、又特别喜欢的久违的那种书香墨香味。

“这么多年,就一个人?怎么这么惨,连个……作伴的,都没混上?”

牛雨星环视了一下屋里,确定她在这里只有一个人生活,心情有些复杂,却故意半开玩笑地问了句,想套出她是不是真的一个人。

“没、没。”李秋月的脸酡红,低了头羞涩地小声吐出两个字来。

“噢?真没啊?这么优秀的女性。”

这奉承的。

不过,也是真心话,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就没人追求?

“不是,没遇上合适的。”

追求的、介绍的,起码也有一打了,这不是……都入不了姑娘的法眼嘛。

李秋月脸上很羞涩,心里却在傲骄。

“噢,那别着急,会有合适的不知在哪儿等着呢。”

这一语双关的。

这个老奸牛雨星,此刻虽然心情有些复杂,但脸上却仍然笑着,应对这场面,倒是得心应手的很呢。

老奸牛雨星,对上个青葱一般的李秋月,可有好戏看了。

卧底的那些年,场面见得多了,此刻摆弄个小青葱,还真是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可是,此刻的老牛,倒真希望这棵小嫩草,已经嫌弃他这只老牛了呢。

那样,他就可以没有任何愧疚地,去吃他愿意吃的那一棵了。

牛雨星看着李秋月,一直温润地微笑着。

“那……牛哥,哪股风……把你吹这儿来了?是不是,调京城工作了?”

此刻的李秋月,想问的话简直是有千言万语,而且都涌到了嘴边,但是,却不知道先说哪一句了。

只好,顺嘴吐噜吧。

瞧,这就是老奸和小青葱的区别,小青葱的话,是顺嘴吐噜的,而老奸的话,每一句,都是有备而来的。

听了李秋月的话,牛雨星爽朗地笑了。

“哈哈,我倒是想调京城工作,要我不?”

又是一语双关。

“要啊!我们学校就特别需要小语种老师。你来不来?”

天真的李秋月,还记得呢,当年他是日本人的翻译,自然是懂日语的。

牛雨星不置可否,忽然郑重起来,“哎李秋月,问你个问题啊。”

“啊?什么……问题?”李秋月一愣。

“你哥……你们经常见面吗?”牛雨星想到了最挂心的一个问题。

关于秀子的问题。

秀子的问题不落地,他这对象估计也没心思谈。

虽然他找到了李秋月,虽然他知道李秋月也还没有成家,甚至,真的是在等他。

“我哥?我……哪个哥?”

噢,对了,这小妮子有两个哥,一个是同父异母,一个是同母异父。

同父异母的那一个,是城里的大老板。

同母异父的那一个,是基层党政的一级官员,按新社会叫法,是人民的公仆。

“赵春生同志。最近,你们见过面吗?”

“春儿哥啊,没有,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这么大老远的,没事谁天天来回跑腾啊?挣的那点工资,还不够给铁道上呢。我们已经好久不见了。父母都不在了,平时我也不回去,有事都是写信。怎么了?

“不怎么,就是……你哥……是不是又组织了新的家庭?”

“什么叫……哦,我嫂子……已经失踪好多年了,好像是被日本人处死了,我也说不清楚……噢,你是说,我哥又给我找新嫂子了是不?”

“什么叫我说?问你呢?”

“我哪里知道?我好久没回去过了,上次,还是我们刚进城的时候,回过一次。反正那次是还没有。

“不过,有一个叫什么莲的,噢,就是当年我们那一带的个女游击队长,对我哥,挺有意思的,而且她和我们还是一个村的,据说很小的时候,俩人还……”

李秋月想说还钻过一个被窝,很小俩人就干过小两口的事,这是上次那个莲儿亲口告诉她的(这个莲儿,当年打日本鬼子确实没得说,但这脸皮,看来确实是挺厚的哈,连这种难以启齿的谎话,都能编出来)。

但李秋月觉得这种词儿实在太暧昧了些,于是改口道,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是给我找新嫂子,应该是这一个。嗯,估计也差不多了吧,看着那女的挺粘我哥的,俩人可能早就在一起过日子了。

“不过,”李秋月不确定地,“他们要是结婚,应该来信告诉我的,但是,没见他在信里说这事。咳,也许不会说的。我哥那人,不知怎么了,这些年可内向了,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对谁都不说。谁知道呢?”

“噢,这样啊?”牛雨星低头沉思。

李秋月见状,微微皱眉,怎么回事?大老远找了来,就为这事?

“牛哥你问这干嘛?”

这么关心我哥的婚事,不是要给我哥介绍对象吧?

行了,人家现成着呢,不用你关心,你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再说吧。

李秋月有些小失望,心里冷了冷。

“牛哥这么多年,没给月儿找个嫂子?这次来,没带着……家属?”

牛雨星一听这话问的,扑哧一声又笑了。

“我刚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就一个人,一个人来找你的,怎么,一个人来不够啊?”

真是笑话,给你找个嫂子,我来找你干嘛?

李秋月的脸又红了,刚刚平静的心,又凌乱了。

……

牛雨星再次看了看桌子上的文房四宝,刚才一进屋就看到了。

“秋月同志平时还写毛笔字啊?如今可是都时兴硬笔了。”

“嗯……爱好而已,毕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舍不得丢,再说,也是陶冶性情,习惯罢了。想必牛哥写得一手好字吧?”

“谈不上好,不过是一见了这摆设,有些怀旧而已,好多年不碰了。秋月同志一定是写得一手好字?”

“那倒不是,笔倒是能拿得起来。”

“那就写幅字给我作个纪念,可好?”

看这小姑娘写个什么字,就能猜出她是什么心,如果心里对他可有可无,他就可以没有任何愧疚地立马打道回府。

这个牛雨星,从见了这个李秋月开始,就一直在试探姑娘的心。

“好!”

月儿爽快,倒是并没多想,不就写个字吗,这有什么难的?

本来是坐在床边的,听了牛雨星的话,她二话不说就起身站到了桌子旁。

桌子上就展着一张现成的宣纸。

牛雨星本来坐在椅子上,见月儿过来,也站到桌子旁,很有眼力架地研起了墨。

月儿略一思索,拎起笔架上的毛笔。

片刻功夫,几行隽秀而又力道苍劲的字迹跃然纸上。

牛雨星看着这幅字,眼神都变了。

绸缪束薪

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

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

如此良人何

责任编辑:赵献刚

[下一篇] 《山村情事》之归去·来兮(连载三百九十)

[上一篇] 云开雾散(连载)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