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钟爱黎明(上)
钟爱黎明(上)
作者: 马占顺


      钟爱黎明,尤其是喜欢黎明前那清透新鲜的美丽!

      黎明是经历了一夜沉睡之后苏醒的婴儿,在这段时间里都显着朝气和蓬勃,不管是春夏秋冬。

      同样的时间在冬日的黎明时分出门,虽然有时迎面飞来的是寒冷刺骨的大风,甚至是裹着沙尘;虽然有时雪花静静地飘落了一个晚上,早起的黎明时分走在嘎嘎响的雪地上,还在飘落的雪花姑娘竟会轻轻地吻着我,让我感到世界的奇妙;虽然小区里楼房的窗户还都是漆黑一片,静静出奇的世界还是让我在星星的眼下,充满了无限的梦幻!

      一天天熬过了最寒冷的日子,就迈进了初春的黎明。

      当稀疏的晨雾被轻风吹得摇头晃脑时,黎明的时分就来到了。我还是一个人习惯地走在通往马路上的大院子里,借着灯光、借着月光,看到赶早集的各种春草们早早地就伸着脖子,探出头来。我感到它们像是在打听春天的到来,又像是告诉我春天马上就会来到!

      最早迎接春天黎明的迎春花,点缀在墙角、点缀在树下、点缀在黎明即起一个人的心间!

      伴着一场春雨过后,墙根的竹笋长势迅猛,一个黎明就会蹿出一尺多高。春日黎明的荷塘里有着成群结队的蛙蟾,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们演奏着最美的大合唱!我说不清这是谁吸引着谁,还是谁想念着谁的鸣叫声,在这春日的一夜就开始“泛滥”起来。我弯腰轻松地捡起一块儿不大的石头投入池塘,“啪嗒”一声随着溅起的水花,池塘中齐鸣的大合唱就嘎然而止了。那天我跟朋友讲起这件有趣的事儿来,朋友责怪说你不当红娘,竟还当起拆散蛙蟾们幸福“家庭”的祸首来了?我笑笑一想是真的,我竟然在黎明时分把它们爱意正浓的兴趣彻底打乱了!

      夏日里的黎明,要比寒冬时候的黎明早来好几个小时呢!

      您想啊,冬至这天第一缕阳光得在七点半左右才能露脸;而夏日里的阳光在四点多就早早起床了,所以这黎明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早。

      我依然还是那个点行走,虽说黎明的曙光早就显现。

      喜鹊早已经在大杨树的窝边跳着唱着迎接我的到来;早醒的牵牛花如同一个个冲锋的小号,昂首挺胸的悄然在大树下、篱笆上;大大的南瓜花伸着五个触角如同五角星一般黄的可爱,伸着长长的脖子让我来夸耀;满院子的二月兰,不声不响地拉着手,摇晃着脑袋在向我问好。望着这熟悉的每一棵大树、擦肩而过的每一朵鲜花,我想在我的面前如果突然再能出现一片绿浪滚滚的麦田该多好啊!那是丰收的景象,又是人类的希望啊!我会唱着儿时那《麦浪滚滚闪金光》的歌曲,游荡在麦田中……

      当我又熬过了烦躁的夏日后,迎来的就是最舒服的秋天那黎明!

      走路爽爽的,脑门子不冒汗了、汗衫不贴身了、裤子不裹腿了、脚丫子不沾鞋了。这真是一个又一个的金秋季节啊!

      秋季的黎明一天一天地来的越来越晚了。黎明前的露水珠挂在焦黄的草尖尖上闪着银光;蛐蛐儿们躲在草丛中发出大声地喊唱,一声接一声、一阵接一阵,那“嘘嘘嘘”地唱歌声似乎像是告诉我:时光的短暂,催老的日子永远都是那么快!

      树上的大柿子好似在与圆圆的月亮媲美,一个一个静静地挂在天空,黄橙橙的显示出自己的价位。路旁一个个滚圆的大南瓜,金黄的、墨绿的在秋季的黎明前,腆着大大的肚皮。架子上的长丝瓜,还是碧绿碧绿的,垂吊在黎明前的空中,让我产生许多梦幻般的遐想……

      2021年9月9日



[下一篇] 忆毛泽东的像章

[上一篇] 钟爱黎明(下)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1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