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惊魂一刻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惊魂一刻
作者:


雨,淅淅沥沥,心情的阳光被雨滴淹没,抬望眼,仰天看,万里长空,黑云压城,我知道,今天肯定是一天的雨了。

商定今天晚上十八时许昌聚会,我们需要奔行五百公里,而此时此刻,同行的人儿还不见山不见水,只有雨点多情地围绕左右,不厌其烦地来安慰。

昨晚与亭城切磋再三,民主决议后,敲定今早六点到我这里集合出发,而时间已经过了七点,整整误点一个小时啊,如果是在战争年代,都能死上八回了,真的有点抱怨不守时的烦躁在心里隐隐作痛,但又不能催促,担心因老天不给力,雨中驾驶会因赶时间而由此发生意想不到的意外。


等,只有耐心的等待,表情还要宠辱不惊,一本正经,一如潭面无风,淡定,静。

雨,越下越大,有些遮望眼,七时二十分,星星月亮总算出现,阿弥陀佛。

朋友一脸的歉意,一个劲的解释说,路途遥远,为了安全,早晨临时决定找一个老司机保驾护航。

我,明白这是出自内心的声音,是为了旅程万无一失的完美,一切的不快都在寒暄中付诸一笑。

快马加鞭,车在滂沱大雨中一溜烟消失在茫茫雨阵中。

高速因大雨的亲吻,凹凸之地也有积水,疾驰而过的车轮溅起窜天的雨点,车子连续飘晃了几下,我知道,老司机在赶点,以弥补先前贻误的时间。

可是,人命关天,安全行车才是王道。

这样的作风看似善解人意,为我们着想,其实无论在什么场合都算得上有点鲁莽,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这世界,往往好心办坏事,我开始有点担心。

而我和老司机又不熟悉,也不好意思开“金口”予以提醒,怕让他下不来台,毕竟是好朋友找来的老司机,还是应该相信他的驾驶技能,不该质疑。

我抬眼左右,看了看同行的友人,他们好像信心满满,无比信任。

我见大家都习以为常,视若无睹,就更不好意思开口了。

也许是我多虑了,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呢?

思来想去,我还是放不下心来,经验告诉我,小心驶得万年船,牛脚印里的水也会淹死人的。

为了大家都不尴尬,无奈,我只好慢条斯理地开始讲故事,以期引起大家的共鸣,祈望有人会心领神会,站出来进言,让老司机降速,安全行驶。

我说以前我在全省各地市任职,外出参加会议,即使时间再紧张,都一再叮咛司机不要开快车,切记安全行驶,如果想加速开车必须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才可以付诸行动,否则,我是绝对不允许的,因安全驾驶耽误时间而迟到,我即使受到领导批评也绝不怪罪司机,这是我的一条铁的纪律。


我的用意很明白,希望老司机能明白我的意思安全行驶,更希望友人们能明白我的苦心,我的弦外之音,珍惜自己的生命,踊跃发言,让老司机不要我行我素,须知我们几个人的生死都在他的手中掌握着呢,何况天气如此恶劣,更当倍加小心。

可一切都是奢望。

车内鸦雀无声,车子还是任性地风驰电掣的奔行。这时老司机的视频电话响了起来,只见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接听电话,还时不时去关注画面,没有丝毫的减速。

电话在持续接听,车子仍然在狂奔。

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车门把手……

人生一世,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车子精神抖擞不知疲倦地到了蚌埠南,老司机依然在接电话,我在心里暗暗地祈祷。

“嘭”的一声巨响,眼前白色雾气腾空而起,眼前一片浑浊,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只听见有人在喊“撞车了”,此时我看了看同车的友人们,个个都在哎哟哎哟地叫喊,乱作一团,痛苦的表情让人心惊肉跳。

我摸摸腿,甩甩胳臂,发觉都没大碍,只觉得头部、右腿涨疼,大家基本上都看不出来有严重的外伤,但巨大的撞击后,谁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内伤,只有祈祷上苍垂青,让大家都安然无恙。

我们鱼贯似的下了车,互相询问伤情,互相安慰,唏嘘不已,像在森林里被猎人惊起的兔子,惊魂未定。

安全气囊保护了正副驾驶座的人,他两安然无恙,但车子已经报废,所幸我们是四车相撞的最后一辆,如果后面再有和我们套近乎的车辆拥抱,我们的结局会惨不忍睹,大家根本没有机会再互相照面的,真的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家简单地活动了一下,觉得暂不影响赴约,经过一番商定,一致同意让老司机留下处理现场,毕竟他最清楚事故发生的最真实的一瞬,他是老司机啊,于是乎我们又租了一辆车子继续前行。

啊,这是一支勇敢的战队,坚如磐石的战队,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友人们开始纷纷抱怨老司机: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吓死都是胆大的;真倒霉……

我到是非常冷静,没有和大家结盟,发表了自己的独特见解:我们很幸运,这点皮外伤给我们破解了人生路上一大灾难,以后会一帆风顺,我们应该庆幸才对。高速上发生交通事故哪有像我们这样安然无恙,完好无损,一旦有事故发生,基本上非死即伤,要不瘸腿断胳膊,假如那样,我们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那样的话才是一生的煎熬,才是生不如死,试想那该是多么的痛苦。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正念正能量的交谈多了起来,而此时,我的浑身开始酸痛不已。

看不见的伤才是最可怕的,我的心里在打鼓,为自己有没有内伤而担忧。

人生在世,谁都怕死,那些嘴上说不怕死的人,只能是嘴上豪杰,真的面临生死考验,谁都害怕牺牲,富裕中国,活着多美啊。

路上我们简单地吃了中餐,大家都开始在车上打盹,我却怎么也不能平静,在责怪自己,假如不是考虑情面,假如能够及时出语提醒,假如……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世界上确实没有卖后悔药的,都是事后诸葛亮,往往是事情出来以后大家都在发表自己的聪明见解,都是神仙,而事前又有几人能开悟的,能抛开人情世故,直言不讳予以警示。

人啊,都是八面玲珑,逢人且说三分话。

下午十七时十分我们到了许昌,匆匆忙忙入住可丽斯汀酒店,立马向朋友报平安。

晚宴间,许昌好友们听说了我们的惊魂一刻,很是抱歉,同时也为我们的信守诺言感动,举杯畅饮,其乐融融,一切的事情都处理的波澜不惊,顺风顺水,马到成功。

回家之后按照医生叮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切断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当起了一心一意的“楼上小姐”,静养了一个多月,头上的包和腿上的肿块逐渐被吸收,本来需要来上一刀的意外奖赏,竟然悄没声息弃我而去,我,心花怒放,不亦乐乎,重又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中,纵横捭阖,谈笑风生。

因诸多朋友询问我这段时间的芳踪与去向,为了回馈爱我的朋友和我爱的朋友的牵挂,谨以此文统一答谢。

好事多磨,信也。


作者简介:

张行方,安徽定远人,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人才学会会员、安徽省古塬书画院副院长、著名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哲学的思辨,立体之艺术美感跃然纸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学作品集。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上一篇] 春贺冬奥

[上一篇] 家乡夏日之清凉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22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