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赞皇“龟子城”的传说展现神秘色彩

作者:通哥 赞皇通 编辑:赞杨 总编


     近日,河北赞皇对槐河河道进行清理的过程中,在槐河中央挖出一块巨石,形态如龟,引来众人围观,整个巨石深入河底,在夕阳照耀下,好似一只神龟卧在槐河之中,不由得让人想起赞皇县城是“龟城”的传说。

    赞皇县城是一座山城,站在城北的河滩里看它,高不过十来丈,宽不过几十丈,城北头更窄;站在城西看它,长不过一里。县城就建在这样一个山岗背上。这山岗本是龟子山,人们就说这城是龟子城。

    细一琢磨,整个旧城还真象在一个龟子壳上;城北头是龟子头,扎在城下的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水坑里,城南关是龟子尾巴,上西门、上东门、西门、东门一漫坡伸向西边和东边,那形状分明是龟子的四个爪,越看越象。这龟子城原先是活的,在城北头半山崖上长着一棵柏树,枝稠叶茂,那是龟子的胡子。从前黑夜里还能看见龟子的眼睛,贼亮贼亮的,象电石灯一样。那时候龟子城年年往北边长。

    这一年,赞皇来了一位新县官,是南方人。他来赞皇以前,就听人说赞皇是座龟城,他压根儿就不信。这回来赞皇做官,他要弄个明白,看看是真是假。上任没几天,他就趁拜望当地乡绅的机会,在闲聊中打听县城的事。有个乡绅对他说:“老爷您刚来,有所不知,这县城本来是座龟子城,城里的水是苦的,不能吃。如今龟子还活着,年年往北长,过去,一年长那么一点点,不明显,这几年不知是怎么长得快了,一年就能长好几丈长哩。”县官一连打听了好几处,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话,他心里直犯嘀咕:不信吧,远近的人们都这么说;相信吧,明明白白是一座山城怎么会长呢?

    县城北边是槐河的河道,县官多了个心眼,暗地派心腹人量了量河南岸到城跟儿有多远,心里记下了。过了一年,县官让这个心腹再量一下,这一量不要紧,他发现槐河河南岸到城跟比前一年短了五六丈。好家伙,是真的!县官这回信了。可他又犯愁了;赞皇城西号称“小四川”,常言说:“南和任县不求天,赶不上赞皇小西川”。县城北边有好几座山,这县城又老往北长,要是和北边的山接住了,槐河水可就没道走了,水流不出去,城西就会憋成一片汪洋大海,甭说小西川被淹没,那么多百姓往哪儿安置呀!身为父母官,要爱护百姓,为老百姓着想啊。

为这事,县官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还是师爷给他出了个点子,请来两位风水先生讨教。一位风水先生说:“自古传说这城是龟子城,城北边北徐乐村东有个龟子山,正对着城北头,龟子山和龟子城是一雌一雄两个龟子,眼下这两个龟子都还活着。龟子城是雄龟,它一直恋着那个雌龟(龟子山),年年往北长,就是要去会雌龟,雌龟头朝南在招呼它。两个龟子迟早要聚到一起。”县官说:“能想法把县城固定下来,不让它们聚到一块儿吗?”另一个风水先生说:“要固定住县城,得先治住龟子。要说这也不难,只是赞皇的风水就给破坏了,往后再也出不了胡来朝、杜南棠那样的大官了。”说到这儿,风水先生不言语了。县官一再恳求固定县城的办法,风水先生让逼得没法,长叹一声,只好说出了治龟子的方法。

    后来,县官按照风水先生说的,派人在龟的爪上各立了一块石碑。其中上西门那个前爪上压了一块刻着“嶂石岩”的大石碑(嶂石岩在太行山上,是赞皇县最高的山,有“万丈红崚嶂石岩”的说法,用它压住龟子爪,说是能镇住龟子。)又派人在城北头衙门口打井,打了两丈多深,挺费劲儿,尽石头没水。再往下打,就更费劲了,白天打了,黑夜里石头就又长出来了。第二天再打,夜里还长。县官下令:白天黑夜一起打,到末了出了水,是红的,人们说那是龟子血。完了以后在井上盖了一座真武庙,说是能辟邪。在南关龟子尾巴上盖了一座玉皇阁,据说也是镇龟子的。

    从这以后,县城就固定在召集这地方,再也没往北长。据说打井凿透了龟子脑袋,把龟子治死了。如今,赞皇县城的井水还是又苦又涩不能喝。一出旧城墙,井水就是甜的。

槐河石龟的发现更是引来更多说法,更给美丽的赞皇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太行山下传奇龟城正在飞速发展,目前赞皇县城已经被评为省级园林县城,槐河岸边公园更是建设的漂亮,每逢节假日,槐河岸边游人如织,给美丽的槐河带来了生机,相信在不断建设和完善下,赞皇县城的会成为宜居之城。


来源:采风网 点击量:704 发表时间:2017-11-06

[上一篇] 传说中的狐狸精
[下一篇] 乞儿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