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沁河铁牛的传说

作者:梦漪

1955年的一天,时年十二岁的任老在日本人的家属院里玩耍,看到墙上垂着一根电线,出于好奇,就用手去摸电线,结果,手刚一接触电线,立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电流通过手臂通往全身,他的手竟被牢牢吸附在电线上。这电线有电!说时迟那时快,任老赶紧用力甩动手臂,总算摆脱了电线,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真是好险啊!任老说,想起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心有余悸。

在日本人家属院的西北部(图4),是一座建有地下室的蓝砖房。解放后,这里建成了河北省冶金机械厂,十五年前东部又建成了一座点式楼。

在日本人家属院东部不远处,是日本人作为妓院而租住的房屋(图5)。在这里,任老的印象中有这样一段朦胧的记忆。一天,在妓院的房西,有位中国小女孩在这里小便,碰巧一个日本兵在此站岗。这鬼子真是没有人性,看到小女孩后就心生歹意,竟然用枪(刺刀)刺了小女孩一刀。受惊的小女孩哭着跑走了,回去后大病一场。多少年后任老又回忆起这件事,大他七岁的姐姐很吃惊,惊讶他有如此好的记忆力,并告诉他,那个被日本人枪挑的小女孩姓于,如果现在健在,她应该有七十多岁了。

邯郸解放初期,西南庄街公所(图6)曾坐落在西南庄前街的南侧。往东走不远处便是现在的邯山街。在邯山街与新华前街交叉口东北角,曾经是日本人的电影院(图7)。印象中,电影院的街门头上有一幅卧姿美女画,里边建有供日本人娱乐的房间。中国的平民百姓是不敢轻易靠近的,以免惹是生非,招来杀身之祸。

与车站街相对,向东有一条小街,半道分开两岔,形成西南庄前街与后街。因形状酷似人穿的裤子而被老百姓称为“裤裆巷”。在裤裆巷的“腰部”,有一座气势非凡的古式建筑,飞檐翘瓦,坐西朝东,过去是老爷庙,供奉何方神灵不详。老爷庙由一个大殿和三个陪殿组成。主殿长约10米,宽约8米。陪殿分别长约6米,宽约4米。后这里成为“西南庄小学”(图18)。老爷庙东侧,是一座二层戏楼,长约10米,宽约8米。底层是舞台,二层是西南庄小学教室。曾经,从这所由庙宇变化而来的学校里,走出过一代又一代的西南庄人。他们每当回忆起西南庄,总会想到儿时在这里读书的情景。因此,说到西南庄,不能不提“西南庄小学”(老爷庙),因为它在西南庄人的心里是一座颇有分量且具有代表性的标志性建筑,那情景就像我们一说起邯郸,马上就会想到丛台一样。从西南庄小学向东至西南庄前街巷口,建有一座关爷庙(图19),供奉关公,这是西南庄老百姓的庇护神。

从邯山街向南过新华前街不远处,曾经有日本人的医院(图8),后来成为原中医院的后院。

在任老生活的居民区内,有一个日本人撤退时炸发电厂投下的大炸弹坑(图10),直径约30米,深约3米。后建成沁河旅馆。

当年,在沁河街东段路南有日本人的军火库(图11),军火库的大门上写着“军火重地,闲人免进”,门口有日本兵把守。日本投降后,政府接管此处。

大凡上年岁的老邯郸人都知道邯郸有个黑赖部队,黑赖部队营房(图12)就在邯山街的北段,为红砖建筑,南北长约20米,东西宽约12米。童年时,淘气的任保欣常借着煤堆在这里的瓦房檐掏麻雀。盖“邯北商场”和“邯北饭店”前,此地每春秋两季是药材大会场地。上世纪50年代初,虚线南部盖8栋瓦房,南北2栋,东西4栋,经营土产、百货、文具、信托、五金、饭店,总称“邯北商场”。上世纪60年代,虚线北部盖成“邯北饭店”。80年代后,东南部盖成“邯北五金大楼”。黑赖部队营房大概归属了邯郸房管局。其西部后方盖成了民宅,南部盖成了曲艺厅、蔬菜门市,东部是酱菜门市。黑赖部队营房的西边便是黑赖部队广场,中间隔着邯山街。广场里边有木滑梯,高约5米,是供日本女人游戏玩耍的。听老人说,广场上常常能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日本女人,她们在这里玩耍嬉戏,打发着时光。向南,与木滑梯隔着一道墙有个土台,南北长约8米,东西宽约4米,高约1米,是过去开大会的地方。

上世纪50年代,在和平路(原叫新民街,系日本人所取)北侧有两处重要建筑,一处是邯郸图书馆(图13),为二层楼,楼下是展厅,楼上是阅览室和借书室。一处是新华书店(图14),二层楼,门窗设计为洋式,楼下卖书,楼上办公。

在邯郸,说起华清池(图20)也许很陌生,但说起浴新池,很多人都知道,它就坐落在火车站对过,位于浴新大街与和平路交叉口向北路东。当年日本人入侵邯郸的时候,把这里改建为澡堂使用,取名华清池,只服务于日本人。后来日本投降撤走后,改名为浴新池,仍然作为澡堂使用,只是服务对象不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普通老百姓。

任老印象中的环城西路(图15)在童年时是条小土路,没有名字。1982年沁河东西封盖后,才改叫环城西路。过去的浴新桥(图16)原桥低于路平面,呈U形。现在是十字路口。

在任老童年时,沁河街也叫后街,比西南庄前、后街都宽,过日本汽车。后来才改叫沁河南街,现叫沁河街。

过去的邯山商场原名叫“邯郸百货公司第五零售部”,简称“五零”,大凡老邯郸人都熟悉这个名字。过去,“五零”前面这条街名字不详(有说叫邯郸大街),自从“五零”改建为“邯山商场”后,此街改称 “邯山大街”。

任老认为,河坡街在他童年时并不存在此街名。那时,沁河东岸至建新街都是庄稼地。1950年前后建成“翔风纱厂(音)”,后改为“邯郸针织厂”。河坡街是后来才叫起来的。

任老热爱邯郸,热爱家乡,他收藏和熟读了上百本有关邯郸历史文化等方面的书籍,被称为“邯郸百科全书”。任老说,西南庄是有故事的。但是,随着时间的脚步以及村庄的消失,这些故事也将随之消失……但愿他的回忆能给历史留下一抹痕迹。

来源:采风网 编辑:洪一 副总编 点击量:54 发表时间:2018-11-14

[上一篇] 赞皇“龟子城”的传说展现神秘色彩

评论

登录/ 注册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8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