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微信扫码立即分享
首页 >  散文作品 > 收酒瓶
收酒瓶

作者:董青军



     自从逃出河南“黑砖窑”后,在家里一呆就是月余。晚上,我沮丧至极,心想天下之大,难道真正没有我生活的一席之地?看着熟睡的妻子和儿子,我想,我对生活没有太多的要求,我可以放弃我的作家和画家的梦想,但是,让妻子和儿子跟着我不能受莫须有的苦衷,青军,你必须坚强起来,那才叫男人!

        一天,我到镇上闲逛,看到一座废弃的院落里堆满了成垛的啤酒瓶,上前一看,才知道这是收购酒瓶的摊子!摊主给我说,串乡收购每个四毛,驮到这里,每个四毛五分,看你小伙子这么结实的身体,肯定能发财!
      第二天早上我借了两只装香蕉竹楼,骑上车子就出发了!
      当时村子里喝啤酒刚刚兴起,小卖铺只买啤酒不回收酒瓶;一位在信用社工作的邻居给我说,正西乡宋古村地广人多,每户承包的沙滩地种花生,农村个户储蓄总和全县第一,经济条件很好!
      宋古村在我村的北边,十里地,沙路,很好走,中间大部是绿荫浓密的白杨。到了村口,我的面前便浮现出妻子和儿子的身影,一种莫名的勇气涌上心头!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的吆喝也脱口而出:“谁卖酒瓶,买啤酒瓶嘞......"。此时正值中午时分,劳动的人们陆续收工,几个妇女来不及放下锄头,背筐子的,挎篮子的,哗哩哗啦,叮叮当当,不一会就装满了我的车子,我仔细算了一下,共收了一百五十个酒瓶,能挣七块五毛钱,心里当然一阵欢喜!
        第一次用自行车驮这么多的东西,我深知自己的“功底”和能力,村里人多,不敢骑。一是怕车倒,砸着人,而是怕让人看见闹出笑话!我只有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街道两旁站满了抽烟和吃饭的人群,我紧张不敢私下张望,汗水浸满额头,又流满双颊,甚至我的双手也是汗水淋淋;我仿佛感觉到有好多双的眼睛在看着我,我颤巍巍的身子和令人啼笑皆非的动作,好比自己不是被抓的“特务‘,就是像被批斗的”地主“;终于一位大爷看出来我的心思,他叼着旱烟走近我,双手扶住我的车子说,小伙子呀,不要老贴着车子,要放开胆子和步子.......
        出了村子,几次掏腿上车,倒了,再上车,破损的酒瓶划破我的胳膊,终于我骑上了,这时我汗流浃背!
        我清楚地记着第一次收了一百五十个酒瓶,能挣七块五毛钱,心里当然一阵欢喜!回来的时候,阳光明亮,我解开衣襟,任风儿抚摸我的胸膛,鸣叫的鸟儿和我并肩比翼齐飞!
        后来的几天里,我的“车”技有了很大的提高,每次回收酒瓶的数量在二百左右,每天跑两趟;这样我的收入每天二十多元,比当时的泥瓦小工两天的工钱!晚上回来后,我都会把每次的收入记在一个本子上,我想,如果收入记满这个小本子,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进账!
        有时回来的早了,我会给妻子买上几蝶酥鱼,给儿子买上一只彩色的风筝!妻子劝我休息的时候,我会解掉自行车上的竹筐,把这辆结婚时的“宝”车擦洗一番,全家换上几件干净的衣服,大梁上驮着儿子,后座上带上妻子,找一家小饭店,来上两瓶啤酒,痛饮一番。
       一年后,我花钱用钢筋焊制了一双四方的钢筋篓筐,既轻便,又结实;篓筐每个能盛下一百个啤酒瓶,后座一只大麻包,一次能驮啤酒瓶三百多个,让几个同行纷纷效仿!
        有一次中午,我收啤酒瓶出村走到半路,不小心车倒了,看看来往行人稀少,便坐在路旁歇息。遂罢起身扶起车子,发现麻包上跑者几只奇怪的虫子。虫子好像没有翅膀的小蜻蜓,屁股高高地翘起,我正要伸手去抓,一声“放下”让我大为惊讶,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位抽旱烟的大爷。抽旱烟的大爷放羊回来,正好路过此地,他告诉我,这几只小虫子是现在少见的“瞎子”,他会蛰人的,闹不好你走不了,啊,好险啊!我按照她的吩咐用棍子扒拉下来,只好踩死,这才躲过一难!后来我回想,这几只小小的”瞎子“有可能来自村里那座破旧的老宅。果然,第二天,老宅的另一位年轻的妇女卖给我酒瓶,在酒瓶的里面发现了一只特大的”瞎子“,”瞎子“硬邦邦的躯体上窜下跳”叮叮当当“惹来众多小孩妇女争相观看!
         暑热的夏季正是大喝啤酒的季节,也正是我们这些”酒干尚卖无“者奔波的季节!我总会在收满车子后,坐在小卖铺旁狂饮一瓶啤酒,再吃一根老冰棍。那次因为性急,竟然把半个冰棍带扁平的杨木把儿吞了下去,我明显地感到,那扁平的杨木把儿划拉着我的喉咙痛痛地下去了,然后心里又是一阵阵胀痛。小卖部的姑娘看到我痛苦的样子,赶紧叫来她的母亲。姑娘的母亲让我赶紧去医院,我说,咱穷人,命大不怕!半晌后,我竟然感觉”毫发无损“,几天后,身体依然”倍儿棒“一切”完好如初“!
      让我刻骨凝心是我的那次真正的”流血牺牲“那是一个黄昏。我收购的有一个形似尖刀坏掉半边的瓶子,我清楚的记着那个瓶子是主人白送给我的,没有要钱。车子收满了,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拿着两个瓶子,用哀求的口气让我买下。我付好钱,寻找到可以塞下瓶子的空隙。就在我塞下瓶子的时候一阵钻心的疼痛涌遍全身,我定睛一看,原来那只尖刀似的瓶子深深地刺进我的手臂,鲜血喷涌!那次,我真的住进了医院,妻子守在床边,儿子也拉着我的手,那次虽然真的好痛,但是我第一次感到又是真的很幸福!


[下一篇] 沾着泥沙的肉

[上一篇] 人生书香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