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首页 >  散文作品 > 吊 孝
吊 孝

作者:常忠魁

 


国庆假期刚过,秋风裹着冷空气急急南下,冰凉的雨水时大时小,把冀南农村的“三秋”搞得喜忧参半。

勤谨的农户收割早,趁着小雨墒好,播种的小麦生根发芽了。懒点儿的农户,玉米还长在秸秆上,地湿路滑,想收割也运不出来。

大忙季节,偏偏有人来报口信儿,说同族的二婶被汽车撞死了,尸体今天拉了回来。闻听噩耗,我心为之一振,前天还看见二婶骑着电动车去三公里外的农场打工,怎么就……再,按辈分说是叫婶子,但年龄与我只多一岁,属于同龄人。

二婶家的院子很大,堂屋的外墙上挂着不知名的书法家写的挽联,沉痛悼念某某老太君千古。啊?!我禁不住暗暗嘀咕道,66岁就是老太君了,就该千古了?

屋内一片凄凉,昔日的沙发茶几不见了。冰冷透明的恒温棺停放在大厅,别致多彩的花圈被风吹的歪歪斜斜,倚在屋内的角落旮旯里。

二婶和蔼可亲的遗像悬挂在墙壁的正中央,望着棺内模模糊糊的轮廓,估计二婶就在其中了。我照例鞠躬致哀,鼻尖一酸,眼泪止不住涌了出来。

二婶的两个儿子按照礼节给我叩头致谢。

我含着眼泪刚走出大厅,忽听二婶的闺女和儿子在里面说起闲话儿,还不时发出了笑声。

 

交谈中得知,二婶被汽车撞死了,车主要赔偿三十四万块钱呢。车主上了保险,保险公司负责赔偿,车主损失也不大。

就这样,勤奋命苦的二婶走了,提前去九泉之下与二叔团聚了。孩子们也成家立业了,死了娘,还能分到一笔遗产,怪不得喜从悲中来。

走出二婶家的大门,我的眼泪怎么也擦不干,心想,人活着真是没劲!

 


【责任编辑  卧龙令】

[上一篇] 两块钱的小事

[上一篇] 盐碱滩变米粮川

评论

采风网  主办方:河北省采风学会  Copyright © 2015-2019   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15400号-1  冀ICP备15015400号-2

绑定会员信息

邮箱:
密码:
邮箱:
密码:
Another Modal